首页 > 书库 > 《大清变》大清银币 SM 大清变弱受

大清变

历史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清变》的小说,是作者云中马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现在问题的关键只剩下一个,那就是金掌柜所说是不是含有水分?要想确定,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和这个年轻的醇亲王或者老福晋见上一面。只不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17 12:07: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清变》的小说,是作者云中马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现在问题的关键只剩下一个,那就是金掌柜所说是不是含有水分?要想确定,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和这个年轻的醇亲王或者老福晋见上一面。只不

《大清变》免费试读

现在问题的关键只剩下一个,那就是金掌柜所说是不是含有水分?要想确定,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和这个年轻的醇亲王或者老福晋见上一面。只不过,这个小王爷年纪虽小,可毕竟是身份尊贵,怎肯轻易就见着自己这个平头百姓。更何况,这里面的事情,这个小王爷还不愿让人知晓。

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想来这金掌柜既然要长期在自己这里购进色布,就不敢骗自己。

秦川脸上满是感慨之色,拱拱手道:“金掌柜不说,秦某还真想不到,这堂堂醇王府竟然也有难处。今天既然金掌柜如此说,秦某自然愿意相助。”

金掌柜一听秦川这话,不由松了口气。

“只是。。。。。。”

秦川故作犹豫了一会,眼见金掌柜脸色愈发焦急,才好似下了决断。

“金掌柜,秦某做生意最是讲究一个信字,屋子里的李掌柜已经下了定钱,我也不好反悔。这样,色布还是要先紧着李掌柜的。”

这震旦牌色布眼见着就比日本人开的东亚染厂的好,甚至就是比现在市面上已经不多见的西洋色布的质量也要好,这震旦牌色布早上市一天,那就能多赚一天的钱,就是价钱再稍高些,也会被人抢着买空,这不管多等几天都是钱啊!

金掌柜急的腮帮子上的肉都有些哆嗦,想要再劝秦川,可一想秦川说的也是在理,更何况虽然现在的醇王府虽然名头响亮,可确实也是没什么权势能打动得了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可又奇货可居的小老板的心。

见金掌柜张着嘴似乎要说话,秦川一摆手,语气决然道:“金掌柜,这样,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我再抓抓紧,你要的色布就跟李掌柜一块来取,你看如何?”

金掌柜见秦川态度坚决,知道再如何也难以更改秦川的决定,脸上不由露出悻悻之色。

秦川轻叹口气,有些歉然地对金掌柜说道。

“金掌柜,不要说金掌柜忠心为主令人可佩,就是老醇亲王和老福晋的清廉节Cao,秦某也深怀感佩。”

金掌柜本以为秦川又改了主意,不由脸上又露出喜色,哪知道秦川话锋一转。

“现在秦某买卖刚刚开张不久,手头也紧,还需尽快铺开局面,有些事情秦某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回去给老福晋和小王爷代秦某传个话,就说我秦川虽是一介布衣,却对老王爷和老福晋深感敬佩,就是对小王爷这样的龙子龙孙也极为仰慕,等过些时日,秦某生意打开局面,秦某不仅保证满足福隆绸缎庄每月色布用量,还会每匹少收两块鹰洋,权当秦某孝敬老福晋和小王爷。另外,每年年底和老福晋、小王爷寿诞,秦某也还会有所报效。”

秦川的话,让金掌柜心里一会充满希翼,一会又担忧不已,不过最后金掌柜总算明白了秦川话里的意思,那就是秦川不是很相信他,是要见着真佛才肯烧香的。

这可让金掌柜有些为难,这事是要背着人的,老福晋又有交待,让老福晋知道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秦川,恐怕会多有怪罪,自己吃不了就得兜着走。

可是秦川说得也在理,就凭他一个初次相识绸缎庄掌柜的一句话,秦川要是完全相信那才怪呢。

可按他自己测算,这个震旦牌色布真要在他的福隆绸缎庄销售,在京城里肯定会火爆,再加上京城周边地区各县来京里进货的商人批发,每月一千匹色布都不一定够。即便就算是一千匹,一年就是一万两千匹,三四万可就到手了。如果秦川肯降两块,一年又会多收两万四千块。再有,要真如秦川所说,他能再有些报效,一年下来,王府里可就少说多收了五六万,这可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就这一块,都差不多赶上他的多半个绸缎庄的一年收入了。

有这么一大笔银子送去,老福晋就是怪罪,也要有所担待,说不定老福晋和小王爷还会由此对自己另眼相看呢。

金掌柜脸上阴晴不定了好一会,才一狠心对秦川说道。

“秦掌柜高义,您的意思我一定代为转达。这一次就按秦掌柜所说,我十三天后来取货,这定金我也先交了。”

送走李云栋和金掌柜,李明方没回账房,而是跟着秦川直接上了秦川的二楼。不等秦川坐下,李明方就再也把持不住,喜笑颜开地对着秦川说起来。

“东家,这下可好了,现在咱们手里资金充裕,我一次就可以进足坯布,再不用等米下锅了,我一会就去新华织厂抓紧把坯布弄回来,然后得赶紧组织工人,加些班,这两天先把天津卫这些布铺掌柜的答对了,然后再赶紧抢李云栋和金掌柜的那六千匹。”

一提到那六千匹色布,李明方又有些发愁,不由埋怨起来。

“我说东家,你也不跟我商量一下,我已经答应天津卫那些布铺掌柜的,要把最近两天的量给他们,可你又答应李云栋和金掌柜,要他们十三天后来取六千匹染好的色布,这时间咱们可是有些来不及啊!这可怎么是好?”

见李明方急的直搓手,秦川笑着摆摆手。

“老李,不要急,我有办法。”

秦川随手从茶几上放着的一盒上面绘有图案,写的都是英文的香烟盒中抽出一支,又从一个巴掌大小的陶瓷扁盒里取出一根火柴,顺手在陶瓷盒上一擦,拿火柴哧地一声亮出一小团火焰。

秦川点燃香烟,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这个时候,香烟不仅没有传到素以洋气自诩的天津卫,就是在整个大清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东东,只是在来往的洋人中间有少许吸这香烟的。当然,烟草倒是很早就传到了中国,明朝时就有很多人吸。

秦川的香烟,是从小威廉那里买来的,只不过,秦川这些天着实太忙,根本就没吸过几支,今天他心情高兴,这才点起一支。

秦川吸的这种香烟,名叫品海,美国大美烟公司的产品,一块鹰洋一打。

至于那火柴,倒是国货,就是天津自来火公司生产的。

天津这个自来火公司创办人,据说是汇丰银行买办吴调卿,前天津武备学堂监督、现任山西按察使杨宗濂,和现在天津卫小站驻军盛军已经亡故的统领周盛波三人合股创立的。

只是秦川手中这火柴跟后世的安全火柴那可没法比,使用的还是以磷为发火物,不仅有毒,还极易自燃,非常不安全。倒是这自来火公司很能想办法,烧制了这陶瓷盒盛装火柴,就算火柴在盒里自燃,也造不成多大Ma烦。

秦川吸了一口香烟,对刚刚落座脸上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神情的李明方说道。

“时间是有些紧了,可咱们也不是做不到。”

听秦川话里的意思,是真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染出这些色布,李明方不由有些惊讶。

“东家的意思是,咱们能染出来?”

秦川点点头:“能。”

“老李,明天那些新工人就来上工了,你早上抓紧时间把咱们的老工人和新工人都分别一分为二,混成两个班。”

李明方一听秦川这话,不由急着道:“我说东家,你是不是有些糊涂了,这些咱们都说过了啊?再说就是按照你说的这么做了,每个班也就二百匹色布,一天四百匹,可这时间还是不够啊。”

被李明方打断话,秦川也不着恼,知道李明方这是真的着急了,笑着接着说起来。

“不要急,老李你听我把话说完。是这样,咱们现在虽然准备分成两个班作业,可按照以往做法,每个班下工前,都要清理好机器和车间里的卫生,忙好这一切才能下工,是不是这样。”

李明方点点头,还是有些不知所以。

“如果咱们每个班在下工前并不做这些,相关的这些活计都由暂时闲下来的的工人或者咱们的护厂队来做,工人们不管离下工时间还有多少,都要接着染下一槽坯布,直到接班的工人们到了,才分批替换下要下工的人。”

“也就是说,在这十几天里,只要机器不出问题,咱们就昼夜一刻不停地干,闲人不闲机器,中午吃饭也要在车间里吃,饭食都由咱们厂子里出钱。另外还可以给工人们再多加些钱。。。。。。”

没等秦川把话说完,已经明白了秦川意思的李明方,早已满脸是笑“嗖”第崩了起来。

“对。东家,就按你说的做,这么算下来,我估摸着不仅李云栋和金掌柜那六千匹不成问题,兴许咱们还能再多染出千八百匹。。”

“东家,我这就去进坯布。”

李明方说完,兴奋地转身就要下楼,却被秦川连忙喊住。

“老李,坯布的事不急,仓库里不是还有吗,明天再进坯布也不迟,我还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大清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