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秘靖少,狠会撩!》神秘靖少狠会撩最新 419文 神秘靖少,狠会撩!小白文

神秘靖少,狠会撩!

现代言情已完结

《神秘靖少,狠会撩!》为蛋淡的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话还没说完,隔间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打开了。 厕所的隔间本来都是相连的,这样大的力道差点将所有隔板连根拔起。 姜善湖靠在隔板上,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30 18:08: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神秘靖少,狠会撩!》为蛋淡的疼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话还没说完,隔间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打开了。 厕所的隔间本来都是相连的,这样大的力道差点将所有隔板连根拔起。 姜善湖靠在隔板上,

《神秘靖少,狠会撩!》免费试读

话还没说完,隔间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打开了。

厕所的隔间本来都是相连的,这样大的力道差点将所有隔板连根拔起。

姜善湖靠在隔板上,隔板一抖,她整个人不受控住的栽到霍亭臻的怀里。

好在霍亭臻反应快,先将姜善湖手里的手术刀取走了。

但他刚做了肋骨手术,姜善湖这么撞过来,让他也疼的闷哼了一声。

姜善湖却没感觉到,只是很快从霍亭臻的怀里抬起头来,结果就看见了宴靖深冷冰冰的一张脸。

宴靖深此刻看着拥抱在一起的男女,拳头都捏紧了。

他一把将姜善湖拉了出去。

“你们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往常更加的冰冷沉郁,仿佛是从寒冷的雪山冲出来的一把利剑,扎的人五脏六腑都发寒。

孤男寡女躲在厕所隔间里,呵呵,能做什么?

宴靖深觉得自己只是打断霍亭臻一根肋骨,真的是太轻了。

他应该直接弄死他的。

面前两个人眼神交锋,刹那间有无数的冰渣子四处飞溅。

姜善湖想起上次霍亭臻说自己肋骨是被宴靖深打断的,想起这两个人可能有什么旧怨,自己这个路人甲就别去瞎掺和了。

她挣了一下想要挣脱宴靖深的手,没能挣开,男人的手心力道大的出奇。

“宴靖深,你放开我。”

三个人在厕所里上演恩怨情仇,这算什么事?

宴靖深扭过头看姜善湖,霍亭臻像是在故意添乱,伸手来拉姜善湖的另一只手。

“宴三爷,这样强迫女士不太好吧。”

但是,霍亭臻还没有碰到姜善湖的胳膊,身体就先僵硬住了。

他低头,就看见一支黑幽幽的枪抵在自己的胸口。

宴靖深一张脸看不出情绪,“霍亭臻,记得那晚我说过的话吗?”

他一字一句,“我的人,不要碰。”

霍亭臻有些不可置信,大概是没想到屁大点事能让宴三爷上升到舞刀弄枪的地步了。

他呵呵一笑,说了一句。

“宴靖深,你真是个疯子。”

宴靖深语气冰冷。

“知道我是疯子,就不要来招惹我。”

随后宴靖深收了枪,拉着姜善湖就走出厕所,站在走廊上,很是不经意的喊了一声。

“霍亭臻。”

挤在霍亭臻病房里的粉丝听见这三个字,一窝蜂朝着女厕所进军。

宴靖深拉着姜善湖闪到了一边,两个人全身而退,独留下肋骨未全的霍影帝被粉丝压的又进了一趟手术室

姜善湖被拉进了办公室,转过身的时候看见宴靖深大摇大摆的坐在她的皮椅里,拿出那支枪,扣动扳机……

然后,枪口就燃气了一股火苗,而宴三爷优雅闲适的点燃一支烟,吐了一口烟圈。

姜善湖,“……”,特么居然打火机!姜善湖五体投地,“宴靖深,你好狠毒啊。”

她突然觉得霍亭臻好可怜。

宴靖深说:“无毒不丈夫。”

姜善湖,“……”,无言以对。

宴靖深眸光抬起来,从烟圈中看出来,有种淡漠的冰冷,“你们刚才在里面都做了什么?”

这种质问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姜善湖狐疑的看着宴靖深,说道:“我上厕所,碰巧遇见了他而已。”

宴靖深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又问:“那天晚上你们在一起?”

“哪天?”

宴靖深只是用一双如墨的冷眸看着姜善湖。

姜善湖有点压力,“你是说那天晚上我和霍亭臻在会所的事吗?”

还果然是在一起啊,宴靖深的眼神刹那更加冰冷。

“当时你跟他在一起,你在做什么。”

姜善湖有些悚宴靖深那眼神,像个小学生遇到了严厉的老师一般,老实回答,“我在唱歌。”

“他呢?”

“在睡觉。”

“哦?睡哪里?”

“睡沙发。”

“你们没说什么?”

姜善湖继续老实回答,“是我开的包厢,他赖着不走,我心情烦着呢,都没怎么注意到他,全程无交流,要不是之后在手术台上再看见他,我都想不起这件事。”

所以还是他给她们创造了再见的机会?

宴靖深顿时悔的场子有点发青了。

不过想到原来霍亭臻那骚包在姜善湖眼里就是路人甲,宴靖深心情好了一点,却仍旧绷着一张冷漠脸。

“是吗?那你脖子上的红印子哪里来的?你指甲怎么断了?”

姜善湖一脸见鬼似的神情看着宴靖深。

宴靖深连这都看出来了?

不过想到宴靖深貌似还是个军人,军人比普通人观察敏锐,也是情理之中的。

她说道:“我那天喝了杯啤酒,有点过敏了,身上才长了红印子,嗯,还不小心抓烂了沙发,指甲也抓断了……”

宴靖深听到这样的解释,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

“谁让你不高兴了?”,若是心情好,姜善湖不会跑出去用那样的方法发泄。

姜善湖摇头,“没有啊。”

宴靖深脸色又冰冷了下去。

姜善湖是压根把他当外人,觉得对他一个外人没什么好说的。

然而他也的确是个外人。

宴三爷心里堵堵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姜善湖没察觉到,反而有些好奇的问,“不过,霍亭臻真是被你打的?”

宴靖深眼尾微微上扬,“你信吗?”

姜善湖呵呵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说起来这位霍影帝好像没有电视上看着帅啊。”

大概是脸上淤青还没有消的原因。

但这话莫名取悦了宴靖深,他似笑了,对姜善湖说道:“真有眼光。”

看见有人推开门,宴靖深站起来,摸了一下姜善湖的头,就走了。

进来的事刘媛媛,此刻她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姜医生,我刚才看见宴先生摸你头了,啊啊啊啊,摸头杀,好帅啊!”

刘媛媛花痴过后看见姜善湖平平静静的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姜医生,我先忙了。”

姜善湖高冷的嗯了一声,在皮椅里坐下来。

第二天姜善湖又在医院看见了小豆丁宴沉墨。

彼时,一个温柔俊美事业有成的男人正对她展开追求,亲自跑到医院送了她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

姜善湖接了玫瑰,对温柔俊美的男人笑的一脸的明媚。

《神秘靖少,狠会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