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万法之主》重生鸿蒙之万法之祖 紧缚 重生之万法之主免费下载

重生之万法之主

仙侠连载中

完结小说《重生之万法之主》是爬爬侠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紫萱,高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历史翻过大唐玄宗皇帝开元二十九年。 皇帝李隆基即位第三十一个年头,正月一日,皇帝登勤政楼受万国朝贺,大赦天下改元天宝。下旨设九节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8 00:08: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重生之万法之主》是爬爬侠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紫萱,高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历史翻过大唐玄宗皇帝开元二十九年。 皇帝李隆基即位第三十一个年头,正月一日,皇帝登勤政楼受万国朝贺,大赦天下改元天宝。下旨设九节

《重生之万法之主》免费试读

历史翻过大唐玄宗皇帝开元二十九年。

皇帝李隆基即位第三十一个年头,正月一日,皇帝登勤政楼受万国朝贺,大赦天下改元天宝。下旨设九节度一经略,以备边事。

其时,大唐治下共计八百州,辖九节度一经略。乃为,安西节度,设府龟兹。北庭节度,治北庭都护府。河西节度,设府凉州。朔方节度,设府灵州。河东节度,设府太原。范阳节度,设府幽州。平卢节度,设府营州。陇右节度,设府鄯州。剑南节度,设府益州。岭南五府经略,设府广州。

鹅毛般的大雪,从年前就开始下,站在长安城楼上一眼望去,整个长安便如一个白绒绒的琉璃世界。

这日正是正月十五上元节,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爆竹声声夹着驴鸣马嘶,各国使节客商与城中百姓穿流在朱雀大街上,人人喜气洋洋互道恭喜。

小猴子起了个大早,今日正是乞丐们的好日子,如此良辰美景城中善人们绝不会吝啬袖中铜板,必能好好发发利市。

小猴子和老乞丐一起从延平门进了长安城,老乞丐嘱咐了几句便各自分头行事。小猴子端了个斗大破碗在朱雀大街上找了处避风的地方盘腿坐下,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脸哀怨的望着来往行人,过不多时他碗中的铜板便有上百个之多。

小猴子特意穿了件单薄残破的棉袄,今天雪下得很大,冷风割面寒冷非常,小猴子不时的浑身打抖,这让他碗里的铜板又更添三成。

但他其实并未觉得太冷,打哆嗦只是演给来往行人们看的,自从他修习了那奇怪的焱字诀之后身体渐渐强壮,在这样的大雪天里竟然也不惧寒冷。

一日的时光转眼即过,天色近晚华灯初上,小猴子拿出准备好的麻绳将铜板仔细串好放进背袋,沉甸甸的感觉令他心情大好,回去又有肉汤喝了。

小猴子拍拍屁股起身正待离去,抬眼便见对面走来三人。

为首的是一位白衣少年,年约二十出头,面似冠玉眼若晨星,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

小猴子眼睛一亮,那白衣少年腰上佩着一块碧绿玉佩,色泽纯净青翠欲滴,一看便知乃是上等中的上等。

小猴子被那碧玉吸住了神,竟然没有发觉少年公子在这大冷的天,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粗布白衣,而且别的行人个个都带一身雪,只这位公子身上干干净净一粒雪花都欠奉。

小猴子心道财神保佑,知道俺小猴子还缺一件压岁之物这便送上门来了。他缚好背袋端稳破碗低下头慢慢向前走去,待到接近那少年时右手轻轻一抖,指间已多了一块锋利刀片。

二人擦肩而过,小猴子刀锋一旋对准玉佩佩带划去,他心中暗喜,要得手了。

异变突起,刀锋刚刚触到玉佩,那明黄佩带突然如活过来一般,迎风一抖伸长三尺如同一条灵蛇急速爬上小猴子的手臂,三缠两卷将小猴子捆了个结实。

小猴子吓得魂飞天外,谁料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人家逮了个现行。

“别打我别打我,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小猴子哇哇大叫连连讨饶,便听白衣少年身后一阵黄鹂般的笑声响起,“哈哈,又是一个不开眼的小贼,公子爷,这趟来长安已是第五个了,有趣有趣。”

小猴子抬眼看去,白衣少年身后还有一男一女,男的身材粗长脸带微须,约莫有四十余岁,身上只着一件黑缎武士劲装,右手拿着一柄无鞘长刀,只用一些布条裹着刀身,形制古朴,隐隐透着肃杀之气。女的有十几岁光景,一身翠绿缎子皮袄,看打扮像是那公子的丫环,长得很是清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宝石一般镶在脸上,显得极有灵气。

小猴子倒吸一口冷气,黑衣大汉刀气森森冷彻心魄,一看就知不是一般的不好惹,若是先前看到这位必定不敢造次,谁成想自己竟是往刀口上撞,看来真是被财宝迷了眼。

小猴子心念急转,这几位一看就是过江龙,也不知脾气好不好,若是遇上脾气暴的,大过年的被暴捶一顿也不吉利,他赶紧使出习练多年的绝世神功。

“哇呜!”小猴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大颗大颗晶莹剔透的眼泪扑哧哧的滑落脸颊,眼中哀怨欲绝之情便是阎王看了也要送他还阳。

“大爷呐,小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小的已经三天没有沾过一粒米了,身上一文钱也没有,若不是实在饿得不行,小的绝不敢偷大爷的东西。”小猴子凄叫道,“求求大爷这次便放过小的吧,呜呜呜,呜呜呜,求求您了大爷。”

小猴子呜呜的哭着,白衣少年突然笑道:“那你背上背的是什么?”

“啊?”小猴子一下噎住,方才为了制造效果两肩也配合着一耸一耸的抽泣,上下耸动间身后背袋不觉哗啦啦作响。

“这个这个…这个是…是是是…嗯嗯…是石头!”小猴子总算找了个说法,虽然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白衣少年呵呵一笑,道:“那好吧,饶了你也行,把你那石头给我就行了。”说着抬手一指,缚住他的明黄索带簌簌簌的褪了下来,那索带缩短变化,又变回了白衣少年腰上的佩带。

清秀少女笑嘻嘻的走上前来,“拿来吧你。”一把取下小猴子的背袋,拎在手里抖了抖,内里铜板相撞哗哗作响,笑道:“这石头声音真好听,我喜欢。”

小猴子张大的嘴巴能塞进一个鸡蛋,他呆呆的望着三人远去,脸上哀怨欲绝,嗯,这回是当真哀怨欲绝。

小猴子长叹一口气,转过身来慢慢往前走,今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怜我那几百铜板都还未曾捂热和。。。

“喂!”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笑,小猴子回头一望,清秀少女笑靥如花的看着他,道:“你还真以为我家公子稀罕你这破袋子啊?拿好了!”素手一抛,背袋飞来小猴子赶紧抱住。

少女嘻嘻一笑转身便走,小猴子急急伸手入袋察看,心中一惊,嘴巴张得能塞进两个鸡蛋,只因袋子里居然多了一锭白花花的银子。

少女快步追上白衣少年,口中道:“公子爷,他不过是个油滑小偷,那袋子还他便是,怎的还要送他一锭银子?”

少年道:“他年纪幼小,身上穿的单薄,那银子便给他买件衣衫吧。”

少女道:“公子爷心肠真好。”

少年笑笑不语,一会儿转头对黑衣大汉说道:“九叔,时辰不早了,我们找处地方吃饭吧。”

黑衣大汉道:“那便去醉仙楼吧。”

天色暗沉风雪呼啸,却不减百姓们观花灯的浓兴。长安城最著名的酒楼醉仙楼更是灯火辉煌,客似云来。

只听得门帘外的伙计一声吆喝:“有客到。”厚厚的裘皮帘子揭开,白衣少年跨步进来。

跑堂小二赶紧上前招呼,只听少年问道:“小二哥,可有僻静些的位子。”声音清越纯净,宛如一股Chun风吹进楼内,堂中众客忍不住抬起头来。

小二恭声说道:“公子爷您有所不知,今日上元灯会,往来客人太多,敝店虽说是长安城第一等的大酒楼,但这雅座也已经没了,只好委屈公子坐这大堂,您看可好?”

白衣少年微笑道:“无妨,天气寒冷,我等坐下饮些酒食便可,小二哥前头带路。”

一行人缓缓行入大堂,原本今日过节,掌柜的将大堂多加了几张桌子,显得有些挤,但这三人英气勃勃,气度雍容,两旁吃饭的食客不自觉的都挪开椅子给他们让出一条道来。

小二引到靠窗的座上,躬身笑道:“公子爷,今日大年,您看您几位吃点什么,我们醉仙楼在长安城可是远近闻名数一数二的酒楼,真可说得上是珍馐百味样样俱全。”

少年拿出一锭银子,放在小二手上,“今日过节,小二哥看着给我们上几个可口小菜,再来两壶女儿红,余下的就当你的喜钱了。”

小二眉开眼笑,没想到真遇上豪客了,这锭银子少说也有五两,这三位就是再能吃也顶多用一半,小二千恩万谢的鞠着躬退下了。

三人坐定,那少女似乎兴致很高,一边四下张望,一边说道:“公子爷,这长安城可真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多的灯,还有这么多好吃的,长安真是太好了。”

白衣少年笑道:“你从小就跟着我和师傅住在深山大泽里,自然是没见过长安这等大城,上元灯会又是一年一度的盛事,自然更是热闹非常。当年卢升之赋诗一首:锦里开芳宴,兰红艳早年;缛彩遥分地,繁光远缀天;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别有千金笑,来映九枝前。写的就是这元宵灯会,吃完饭,咱们就去观灯。”

那少女听得入神,拍手叫道:“公子爷,听说这上元灯会皇帝也要出来与民同乐,那是不是可以见到皇帝呀,总听人说公子爷七岁就得皇帝赏识,那你定是见过皇帝很多次了,他长什么样呀?”

少年说道:“紫萱,当年我受宰相大人抬爱,有幸得睹龙颜,却不是你说的见过很多次,而且那时我才七岁,如今皇上什么样我也不记得了,你该问问九叔,他可是在皇上座前护驾多年。”

紫萱转身摇摇那黑衣汉子的胳膊道:“九叔九叔,快给我说说,皇帝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像外面人说的皇帝是天上星君下凡,长得像庙里菩萨一样的三头六臂身长八丈。”

黑衣汉子自到座上就双手环抱闭目养气,听得少女吵闹,睁眼说道:“这世上哪有什么人是三头六臂的,即便是妖怪,我也没见过长成这样。要说当朝皇帝,的确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英主,当初武后临朝

《重生之万法之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