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有一座愿望屋》一直都有一个愿望 穿越文 我有一座愿望屋平胸小受文

我有一座愿望屋

玄幻言情连载中

《我有一座愿望屋》是薛小采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有一座愿望屋》精彩章节节选: “你觉得,沈如的室友,是始作俑者吗?”宴欢盯着宋志,目光灼灼几乎要把他穿透。 宋志脊背上很快就出了一层的冷汗。 “阿姨……我不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22 12:04: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我有一座愿望屋》是薛小采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有一座愿望屋》精彩章节节选: “你觉得,沈如的室友,是始作俑者吗?”宴欢盯着宋志,目光灼灼几乎要把他穿透。 宋志脊背上很快就出了一层的冷汗。 “阿姨……我不知

《我有一座愿望屋》免费试读

“你觉得,沈如的室友,是始作俑者吗?”宴欢盯着宋志,目光灼灼几乎要把他穿透。

宋志脊背上很快就出了一层的冷汗。

“阿姨……我不知道…...之前您发现了,我和沈如根本就不熟,我又不是B大的……对她的室友就更没有了解了!”

这番话说的吞吞吐吐,极为磕巴。

宴欢微微眯起眼睛,好整以暇的打量着他:“那你为什么……数次提起重审投毒案?”顿了顿,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是有了怀疑的对象!”

宋志皱了皱眉,越发紧张起来:“当年,警察都查不出来的事情,我一个……一个学生,怎么能知道!”

“可你不是普通的学生,不是吗?”宴欢掰着手指,数给他听:“在那个互联网、电脑刚刚传入夏国的年代,你就已经会编程,会写一个筛选软件,更知道如何使用电子邮件……还是庆大有名的高材生……有古道热肠的用互联网救了沈如,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

宋志咬紧了牙根,说不话来了。

恍惚中,他瞧见宴欢递了张纸过来。

白白嫩嫩的纸张,有点像……当年叶沈如那张明媚如光的脸。

他手抖了一下,腕表磕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稍微回过神来,接了那张纸,擦了擦额头的汗,很快,那张纸就被浸湿了,他捏在手里,只觉得自己的心和这张纸一样,湿哒哒黏糊糊的,非常难受,有种说不出的窒息感,是的,他几乎透不过气了。

他不明白,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太太怎么能问出这样的话、怎么能用这样犀利的目光剖析他……

他略微稳了稳心神,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阿姨,你到底想说什么?”

宴欢笑了笑,神情平静的欣赏着宋志的惊慌错乱、不堪一击。

瞧着他的目光越发慈爱,她缓缓的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谎,引导舆论,加重赵令的嫌疑?”

面对宴欢平缓的询问,宋志再度失声。

他握紧了拳头,错开了宴欢的目光,垂下脑袋,深吸了好几口气,差点就稳不住那颗砰砰乱跳的心脏!

人至中年,商场中摸爬滚打走到今日,他鲜少有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

重重的吐了两口气,他才幽幽道:“赵令……本来就是警方认定的嫌疑人……”

宴欢微笑的看着他,却更令他左立难安。

“所以,你心里是倾向于相信,赵令就是凶手的。”宴欢玩味着他话里的字眼,“刚刚我问你是不是有怀疑的人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回答我的……你和沈如的室友的确有一千个一万个不熟的理由,你也有一千个一万个怀疑他们的理由,但是……宋先生,你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宋志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僵住了。

就像是,被放到水晶棺里的死人。

五官的组合透漏出一种令人恐惧的颜色。

僵持许久,宋志的表情才有所缓和,他疲倦的捏了捏额角,任由自己有风度的坐姿完全摊软下去,他陷入在柔软的沙发垫里,浑身上下带出一种中年男人的颓丧出来:“阿姨,你是在怀疑我对吗?这也就是你…….你连声招呼都不打的跑到清溪市理由?”

宴欢皱了皱眉,这个宋志到底在说什么疯言疯语?

要不是沈婧的年纪太大了……

她真的有理由怀疑这个宋志对沈婧有什么非分之想。

这样的句式……多像两个小情侣之间吵架……

宋志抿了抿唇,,揉着眉心,浮躁的道:“我要是凶手的话,何必一直呼吁重审这个案子?何必一直帮助你们?”

宴欢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同样浮躁的道:“可你同样也没必要说谎!”

“阿姨,你一直认为我在说谎……”宋志警觉起来:“是见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人,还是听说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宋志停顿了一会儿,得不到宴欢的回答,就自顾自的说道:“我没必要说谎,这件事情原与我半点不相干……事实上,我也真的从未说过谎。”

宴欢微微一笑:“说话者可能跟所说的事情没有任何利益瓜葛,但我们却不能据此断定说话者没有说谎,因为——有些人,会仅仅为了说谎而说谎……那我就姑且假定你没有说谎……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认识王正辉这个人吗?”

宋志再次哽住了。

他看着宴欢,眨了眨眼睛,眼角的皱纹随着肌肉的抽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抖动了两下。

默然良久,他才淡淡的说道:“不错,我认识他。”

“这个人……跟我父亲有些来往,阿姨你应该也知道,我父亲从政,所以交际很广,跟王正辉这样吃国家饭的技术骨干有交集一点也不奇怪……他,也正是沈如室友林青的父亲,当时,乡下地区鼠害闹得严重,尤其是偏远的农村,被这些老鼠折腾的颗粒无收,王正辉便接到上头派发下去的任务,研制新一代的灭鼠药……铊这种化学物品,毒性强烈,又无色无味,正是做老鼠药不可缺少的原料,林正辉无意之中便吸入体内了不少……”

“所以,宋先生你,在沈如病发初期,就知道,是铊中毒对不对?”宴欢好整以暇的看着宋志,疑问的句式被她说的斩钉截铁:“王正辉不是夏国医学史上第一例铊中毒的案子,轮到沈如的时候,更不是第一例……只怕学校的老师,医院的医生,都知道是铊中毒吧?”

“他们这些乌合之众自不必在言……”

“就连出身于高官家庭的你,想救沈如,都要用这样迂回的手段……”

宋志脸上露出比先前更加苦涩的表情,注视着宴欢,有种身体被掏空的乏力感,连坐都坐不住:“阿姨,有时候,糊涂是一种很难得的品质……你说的那些话,只是您个人的猜测,并不一定就是事情的真相……您这样想,未免也太可怕了点吧?”

“现在又不是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哪里还有什么只手遮天的人……您……”

《我有一座愿望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