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憾然一梦》憾然的意思 cj 憾然一梦穿越文

憾然一梦

浪漫青春连载中

《憾然一梦》由网络作家大黄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孟笙,周传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小班抱着英语书走进来的时候,孟笙正捧着单词本企图将它们刻进脑袋里。上课的铃声一响,小班正好走上讲台,将英语书翻开。 “OK!class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1 06:06: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憾然一梦》由网络作家大黄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孟笙,周传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小班抱着英语书走进来的时候,孟笙正捧着单词本企图将它们刻进脑袋里。上课的铃声一响,小班正好走上讲台,将英语书翻开。 “OK!class

《憾然一梦》免费试读

小班抱着英语书走进来的时候,孟笙正捧着单词本企图将它们刻进脑袋里。上课的铃声一响,小班正好走上讲台,将英语书翻开。

“OK!class begins!Turn to page 32...”

孟笙心里正念叨着为什么自己没有记忆面包,没有暖心的蓝胖子只有扎心的白胖子,耳边就传来这句圣听。

小班竟然忘记了听写的事情!今天居然上新课!

周传诗一眼就看穿了孟笙心里的小九九,忍不住摇头,这节课才刚刚开始呢...

然后在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小班停止了滔滔不绝的个人英语秀,用亲切而又温和的中文说道。

“我们现在开始听写。”

孟笙觉得,五雷轰顶,五马分尸,也比不过现在这样痛的领悟吧。

其实错多错少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订正的时候一个单词抄十遍让她心疼而已,想起小班第一次听写时说的话。

“一个学期结束,有的同学一本听写本都没有用完,有的同学一个周就要用完一本,一学期下来听写本堆起来有这么厚!”说着小班的手还在桌子上样了样厚度。

她当时还和周传诗一起笑了,还是嘲笑的那种笑!

小班的时间向来把握的刚刚好,报完听写再收好作业本,下课铃声正好响起。

目睹了孟笙所有痛苦的传诗伸手拍了拍孟笙的肩膀以示安慰,王娇娇看见两人的动作,很是好奇。

“怎么啦?”

“你说呢?”传诗回头,一脸的高深莫测。

“没背单词啊?”

传诗点了点头,王娇娇也表示同情。

原本热闹的教室忽然又安静下来,孟笙抬起头,只见小班去而又返。

“忘记说了,你们下课交换一下位置。”

“啊?”众人错愕,是他们理解的那种换同桌的换位置吗?

“从第三排开始,第一组第二组交换位置,第三组第四组交换位置,以后每个周都交换一次。”

看着大家懵圈的眼神小班的内心忽然凌乱,这些孩子的理解能力都这么差吗?

认命地走到第一组和第二组中间,指了指孟笙的位置,“从这个位置开始,这一组的人换到第一组,第一组的人换到这一组,知道了吗?”

“哦——!”众人领悟。

“那快换吧!”小班还是不放心,站在一旁看完大家换好位置,才转头回了办公室。

含山中学教室的座位统一是天蓝色的,靠窗的两边都是两人一排,中间是五人一排。当时为了让班里的同学都能坐的靠前,小班在第一排和讲台中间又加了五个座位,这样原本的第一排就变成了第二排,而从第三排开始就从靠门的这边又加了一列座位,这样一排就能坐六个人。

这样一安排,总体上大家的座位都靠前了,然而并没有小班想象中的那种幸福感。挤不挤倒是其次,就孟笙而言,她那个单独出来的第三排的位置,成为每个老师讲课时最爱站的地方,其中苦痛难以言明啊。

换座之后孟笙这个名义上的第三排终于有了实际意义上的前排,而且她坐在靠窗的里边,被墙和同学包围住的感觉十分安全。

孟笙的前桌是两个男生,一个看上去就是学霸的样子,专心看书不多话,另一个就要跳脱多了,从他可以隔着过道和一排与江一白玩得开心,孟笙就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她可不是什么用有色眼镜看人啊,她...反正她是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和验证的!

又是一天早读课。

九月下旬的天气,才刚刚有秋天的味道,按理说不至于太冷,可天气什么的就像恋爱中的小女人,说不高兴就冷给你看。

也不知道是哪只小同学出门的时候忘记关门,那冷风哟就顺着半开的门缝直往孟笙和周传诗身上刮。

“好冷啊——”周传诗抱怨道,“是哪个脑子里长了萝卜花的,出门不关门。”

孟笙赞同的点头,“要不去关上吧...”

周传诗看了眼一片安静的教室,探出的脚步又缩了回来。

“我不好意思的...”

啥...啥玩意儿...

这比看到神迹还让孟笙震惊,满口方言天下独尊的周传诗周真人竟然会觉得不好意思?!

“你别那样看着我,我真的不好意思。”

“那怎么办?”

“要不让他俩去关?”周传诗指了指前头两只。

想着周传诗可能是认识他俩,也就点头。

“他俩叫什么来着?”

“啊?你不认识他们啊!”

“我不认识啊。”周传诗一副我怎么可能认识的表情。

“那...那还是我们自己去关吧...”孟笙觉得麻烦一个不认识的男生,这种感觉并不好。

“你问问呗。”周传诗直接忽略孟笙的提议,怂恿着说道。

“啊?可我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呀?”

两人正犹豫着,前排那个跳脱的男生忽然回头看了她俩一眼,然后就转头继续自己的事情了。

可能是被壮了胆子,孟笙试探性的叫了声同学,但是并没有任何回应。

“同学?”孟笙又叫了声,还是没有回音。

就在孟笙几近绝望的时候,身旁传来一声粗狂的“嘿!帅哥!”

孟笙满脸惊吓的看着周传诗,你这样子叫谁会好意思回头啊!

然而孟笙不料,那跳脱的男生竟然真的回了头。

果然和江一白是好朋友,这自恋的模样,绝对是一个老师教的!孟笙忍住腹诽,本着友好亲切的原则,说道,“同学,可不可以麻烦你关一下门。”

朱勇奇本来是在看书,但是总听到后排两个女生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回头看了两眼,然后就听见孟笙这句请求。

“好!”他点头答应着,随后就下了作为将门关的严实。再回到座位,就看见这两个小女生看着他傻笑。

“你们在笑什么?”

“没...没什么...”

孟笙抢先回答,她总不能说是因为她俩觉得他很自恋,所以才笑的吧!

“别笑了!”朱勇奇回过头,孟笙才小声提醒传诗,“人家怎么说也帮我们关了门。”

“不是,”周传诗根本停不下来,“你说他怎么就有那个自信回头吧...”

“噗——”好不容易掩下笑意的孟笙因为这一句话又没绷着。

真的不行啊,之前那么多声同学都没回头,就这一句帅哥立马就回了头,真的是......

最重要的是,这人长得不仅仅是普通,甚至普通里还透着些微的难看...

所谓早读,就是前半场早读,后半场补觉,小班在时,全班背英语,小斑不在,全班补数学。终于,寂静中的一声清脆铃音,结束了这堂早读课。不同于才开学的热闹,全班在被数理化生摧残的体无完肤之后,这会就只能趴在桌上奄奄一息,而此时仍旧神采奕奕的,都是些神人。

看着刷完物理题的同桌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朱勇奇觉得现在还能回头,并且想要知道后桌两人到底在笑什么的他,就是所谓神人。

然而这一切在回头的瞬间就破灭!

孟笙背完化学,从书包里掏出生物笔记本,而周传诗正拿出折叠的小镜子,用小木梳梳着刘海。

所以刚刚可怜巴巴地求着他去关门的,真的是此刻气定神闲的这两人吗?

周传诗最先注意到他,将梳子放在桌上,一边照着镜子,一边瞥了他一眼。

这人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怎么这么小气!心里这么想,周传诗也没说出来,继续专心欣赏镜中美丽的脸庞。

一直学习的孟笙也注意到朱勇奇,对着他笑了下,就看向周传诗,这丫照镜子都照了快十分钟了,到底再看什么呀!

传诗这会正斜斜地背对着她,镜子的角度很是奇怪,孟笙的直觉告诉她这丫一定不是在看自己!她想要侧头过去,又觉得不太好,想了想还是出声询问。

“你到底在看什么呀?”

“啊?看我自己啊!”

周传诗拿着镜子的手抖了抖,干干地笑着。看到孟笙的脸上写满了完全不相信,她才压低了声音,凑过去说道,“你回头看...”

孟笙听话地回头,胳膊就传来一阵疼痛,她还没开口质问周传诗的行为,她倒先说话了!

“你动作小点!”说着周传诗又往后瞄了眼,“王娇娇后面的那个男生,好帅!”

男生!帅!

孟笙秒get重点,也学着周传诗的模样回头。

班里有这样的神仙人物,她怎么一直不知道!

“帅吗?”周传诗的星星眼完全展现了她跳跃躁动的内心。

“帅!”孟笙的嘴角也扬起花痴的微笑。

“哪有?我不觉得啊!”陌生男孩子的声音忽然插进来,两人皆是一震。

“你眼光有问题吧,明明就很帅!”周传诗表示很不高兴,这个丑男居然敢说别人丑?

“明明就是个小白脸。”朱勇奇无语这两个女生的花痴行为,说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你就是自己黑,嫉妒人家白呗!”孟笙说的云淡风轻。她从来都不屑于抬杠和损人,因为她,只说真相。

“在你的审美观里,是不是你自己最帅呀!”周传诗再接再厉,补刀的同时也没忘记恰到好处的白眼。

朱勇奇动了动嘴巴,还没发出声音,教室大门就被人推开,黝黑的物理老师抱着一沓试卷走了进来。

“不会是要考试吧?”周传诗觉得,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迎接美好的一天,是会被神明诅咒的!

“不会的,”孟笙毫无灵魂地摇着头,“他只有一节课,他考不了。”

他只有一节课,他考不了,他只有一节课,他考不了......

这份来自灵魂深处的碎碎念,被讲台上的铁面老师生生打破。

“下一节的英语课改上物理,明天下午的物理上英语......”

孟笙习惯性看向便签上的课表,物理老师接下来的话她也没听见,不过她听见了班里哀怨的声音。

呵!这还不是最完整的真相......

英语昨

《憾然一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