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反穿之缘来是公子啊》快穿之公子如玉 强强 反穿之缘来是公子啊紧缚

反穿之缘来是公子啊

耽美小说连载中

经典小说《反穿之缘来是公子啊》由艾阅琑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骁瓒,祝路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日是一场街市中的戏份,热闹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一身白衣的少年独自前行,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5 00:09: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反穿之缘来是公子啊》由艾阅琑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骁瓒,祝路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日是一场街市中的戏份,热闹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一身白衣的少年独自前行,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

《反穿之缘来是公子啊》免费试读

这日是一场街市中的戏份,热闹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一身白衣的少年独自前行,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不动声色地戒备着,然后持剑猛然转身,剑尖直指身后之人。

“啊哈哈。吓到你了吧?!”戴着鬼脸面具,身穿褐色衣裳的少年恶作剧得逞,笑的开怀。

“无聊!”白衣少年轻嗤了声,转身就走。

“别那么无趣嘛,人生在世须的及时行乐。否则七老八十就乐不起了咯。”甩着面具,褐衣少年跟上白衣少年的步伐。

他的步伐迈得六亲不认嚣张至极,身子乱晃,衣摆随着步伐翻飞,一副痞子样。

而白衣少年走路虽快,步伐却极轻,行走间只是衣摆微动,叫人一看就是端庄的世家公子。

少年人的情谊随着二人在江湖中共同除恶扬善逐渐升温,两个个性迥异的少年出人意料的成为好友,岂料天降横祸,一场惊天阴谋撕开各大世家的伪善面目。

顽劣少年被世家利用,卷入一场阴谋,他被诬陷、被追杀,是世上人人可喊打喊杀的大魔头。

因家族长辈命令召回的白衣少年在听闻好友被追杀的消息后,不顾长辈阻止,执意外出寻找他的踪迹。

只是再见之时,却是剑拔弩张的场面。

顽劣少年昔日的笑容不在,他痛心的质问:“连你也不信我?”

“我信,只需你跟我回去!”清冷的声音隐含着坚定,他必能保他平安。他在寻他的途中,发现诸多疑点,只要能将他带回去,必能还他清白。

只是沉浸在悲伤中的顽劣少年没有注意,他只知他最信任的友人亦要捉他回去邀功。他悲愤,难过,最终堕入了魔道,彻底与世人为敌。

昔年好友终有一决,他代表正义,他代表邪恶,俩人携手闯荡江湖已是过往。

白衣洒满鲜血,他躺在他的怀中,眼中含笑,口中坚定的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信你,自始至终。”

“咔。杀青了。”

陈肃拍拍手,王弋阳和骁瓒真的带给他们很多惊喜。

骁瓒是素人出道,没有系统的学习过表演,他的勤奋加天赋和运气让他在这部戏中表现亮眼,还原了角色本身。而王弋阳一个满身贵气的公子,台词不多,硬是靠着过硬的眼神和微表情表达征服了他。

“若你真的堕入魔道,我陪你。”看着还没出戏的骁瓒,王弋阳认真的说道。

他此时还半躺在骁瓒的怀中,嘴角是红色人工血浆,星星点点的红色洒满前襟,骁瓒以为自己会笑出来的,只是看到小朋友认真的神情,他突然心慌意乱的站起身,“我先去卸妆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一见到王弋阳,有时候是看着他发呆,有时候是失神,有时候他要强忍自己想咬上他一口的冲动。

他记得他们有一场戏,王弋阳端坐在案几前写字,他饰演的角色捉弄他,特意将家规调换成了龙阳君的传奇话本,王弋阳饰演的角色恼羞成怒震碎了话本,事后王弋阳却让道具师重新给他找了话本细读。

这种道具,剧组从来都是有备无患的准备好多,以免临时缺了麻烦。他尤记得王弋阳看完话本后,看他的眼神意味深长,似乎想通了很多问题。

自那日起,王弋阳像变了个人,从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向凡人转变,他开始爱笑,尤其对着他的时候,两个小括弧一咧开,衬得他如玉仙颜耀眼万分。

连他的徒弟祝路千都惊奇不已,直呼从未见过师父如此接地气的笑容,简直像隔壁家的二傻子。王.二傻子.弋阳斜睨一眼祝路千,一个弹指让祝路千当了一整天思想者雕塑。

他吃着饭,王弋阳会凑过来张嘴,明明是一样的剧组盒饭,仿佛就是他碗里的香甜。

他自然而然的把碗里的饭菜喂给他,有时候甚至是他咬了一半的蒜泥虾,他对他外甥都没有那么细致照顾过。

拍戏期间他怕不上镜,通常不吃晚饭,饿得狠了,就喝水充饥,王弋阳却不管这些,硬是让他吃个五分饱,然后教他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动作,说这样既能填饱肚子还能消耗掉多余的脂肪,保证他不会变胖。

他拗不过小朋友,按照小朋友的方法做,竟然真的没胖,甚至还瘦下去了几斤。

他天生易胖体质,又嗜好甜食,自出道以来就开始戒断一切高热量的食物,现下正常吃喝还能瘦下来,他简直要感动哭了。

小朋友得意的望着他,眼里溢满求表扬的信号,像极了他姐家可爱求抱抱的小外甥,他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他的脸颊,笑道:“真乖!”

不同于孩童带着奶香的气味儿,幽兰香芷的气息扑鼻而来时,他猛然惊醒,他竟把王弋阳当成了小外甥,他竟亲了王弋阳……

对面那个连脖子都熟透了的王弋阳亦愣住了,他捂着被亲过的脸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为什么会被亲呢?

他向来不喜与人有肌肤碰触,自小服侍他的侍女在他沐浴时都得避开,他15岁时母亲要派两个貌美的侍女近身伺候,被他拒绝了。这样毫无防备,是他19岁生命中的头一次。

“我、我把你当成我姐家的小外甥了……我不是有意的……”骁瓒语无伦次的解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不想看到小朋友嫌恶的眼神。

“你亲了我,就得为我负责了。”王弋阳脸上的热度没有消下去,看着骁瓒的眼神却满是认真。

“都什么时代了,又是两个大男人,亲一下就以身相许了么?”骁瓒也不知心虚个什么,打着哈哈调侃道,眼神却忍不住乱飘。

“既然有肌肤之亲,那我必然要对你负责。”王弋阳没让他转移话题,盯着他的眼睛道。

《反穿之缘来是公子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