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赐符妃》天赐租号网 御姐 天赐符妃别扭受

天赐符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洛白,杜秋月的小说《天赐符妃》此文是夏有芪乔木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要回去了,我们借了谷儿家的板车来的,就不坐牛车了。” “哦,这样啊,那要一路吗?” 洛辰看了一眼板车上的东西,“好啊。” 洛白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5 00:11: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洛白,杜秋月的小说《天赐符妃》此文是夏有芪乔木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要回去了,我们借了谷儿家的板车来的,就不坐牛车了。” “哦,这样啊,那要一路吗?” 洛辰看了一眼板车上的东西,“好啊。” 洛白

《天赐符妃》免费试读

“要回去了,我们借了谷儿家的板车来的,就不坐牛车了。”

“哦,这样啊,那要一路吗?”

洛辰看了一眼板车上的东西,“好啊。”

洛白推着板车,杜宝根赶着牛车,本来杜宝根想帮洛白推板车的,可洛白拒绝了他的好意。

路上香芹并没有说什么话,而是一心都扑在怀里的孩子身上。

洛白看了一下杜永庆的脸色,竟然在他的眉心处发现了一抹金光,可是他脸上却弥漫着黑气,着实有些奇怪。

“婶子,他这是怎么了?”

洛白问了一句。

香芹神色黯然,轻轻抚了一下杜永庆的脸,“他生病了,我和你叔带他来镇上看大夫的。”

“那大夫怎么说?”

香芹摇了摇头:“大夫只是开了些药,这病都吃了快一个月药了,也不见好转。”

洛白心思活络了起来,这杜永庆一看就是被什么东西给吸了身体的元气,根本不是医药能够治好的。

若是再不把那东西驱除,估计过不了多久这孩子就要被吸光元气而死了。

“婶子,他是不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很不踏实?经常噩梦连连?”

“是啊,前阵子老是做噩梦,叫都叫不醒,后来身体越来越弱......”

香芹眼底泪光闪烁,这个小儿子是她盼了好久才盼来的,如今看他这样,她也着实心疼啊。

“那婶子怎么没去金光寺拜拜?说不定永庆是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洛白始终没有想明白那抹金光是什么,便再次开口问道。

“怎么没去?可就是不见好啊!”杜永庆做噩梦他们就去了金光寺,可是那里的僧人说永庆没什么问题,他们也没办法。

洛白心知这个大陆上估计有真才实学的人可能不多,自然就看不出杜永庆的问题。

洛白没再说话,到了杜家村之后杜宝根和他们就分了道各自回家了。

古代的晚上都没有什么娱乐可言,吃完饭就是回房间睡觉。

洛白吃完饭之后就回房把白天从书斋买回来的那本残谱拿出来研究。

曲谱并不厚,只有五页,书封上覆着一层灵力,而里面却没有灵力。

前世她也曾学了一段时间的音乐,对音律倒是略懂,跟着上面的音律哼了两句,旋律很不错,看来作曲的人是个高人,至于其他的,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

既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为什么书封上会有灵力呢?

研究了半天没有什么收获,洛白只能把书放下。

洛白做了个梦,梦里一个红衣女子背对而站,她看不清她的面容,红衣女子吹奏着一首曲子,洛白并不知道曲子的名字,只是觉得有些熟悉。

至于哪里熟悉,洛白说不上来,等红衣女子一曲吹奏完毕,洛白心中隐隐有点激动,想要走过去看清女子的面容,却在此时猛然醒了过来。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洛白脑海中回忆那个红衣女子吹奏的曲子。

把扔在一边的残谱翻开,洛白终于知道为什么知道这曲子哪里熟悉了,红衣女子吹奏的就是这本曲谱。

这首曲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灵犀》,当然曲子也很好听,从红衣女子口中吹奏出来,她仿佛听到了深情。

做了这个梦之后,洛白再也睡不着了,便起身出去吸收清晨的精华。

吃过饭之后,洛辰正在屋内抄书,洛白又翻上了自家的院墙,坐在上面晃着腿。

一对母女朝这边走过来,是杜家二舅母刘氏,和她的大女儿杜秋月。

两人因为有些紧张,紧紧的拉着对方的手。

洛白坐在院墙上,那两人也没抬头看,所以并未发现洛白。

刘氏和杜秋月来到洛家门口,敲了敲门。

洛白很是不想跟这家人掰扯,马老太和杜有美已经耗尽了她的耐心,今天这对母子又来,肯定没什么好事,所以她便没理会。

刘氏又敲了一下门,在屋里抄书的洛辰听到出来,洛白坐在墙头对他轻轻摇头,示意他不要管,洛辰也知道是老杜家的人,所以又回去了。

“小月,我看我们还是走吧,我总觉得这里很不吉利,前些天你姥姥和你大伯母可是在这出的事。”刘氏紧紧的拉着杜秋月的手,眼神乱瞟,总觉得有什么在盯着她一般,使她浑身不舒服。

杜秋月被刘氏这么一说,也觉得后背有点凉,可是她不能走,“娘......”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大伯母的手在这差点废了......连你小姑也......”刘氏畏缩的看着杜秋月。

杜秋月有些不满的阴着脸,她这个娘真是太懦弱了,老太太说一句话她连反驳都不敢,更别提跟马老太反抗了。

“可如果我们不来,那嫁到吴家的就是我,娘你想我嫁给那个老头子吗?”

马老太和杜有美不敢到洛白跟前了,李氏也伤了手不能动,那来这找洛白的就只能是二房的人了。

刘氏天生懦弱怕事,自然是不想来这触霉头,马老太便对她说,如果她不来,就把杜秋月嫁给吴老爷。

刘氏一听,这怎么能行?

她的女儿才十五岁啊,她还想着等杜秋月十六岁之后给她寻个好人家,摆脱老杜家呢。

可马老太也放话了,不是洛白就是杜秋月,如果不想杜秋月嫁给吴老爷,那就把洛白给叫过去。

刘氏这才勉强应答,她也是有点六神无主的,便给杜秋月说了实话,杜秋月这才一道过来了。

她才刚满十五岁,谁要嫁给那个四十多岁的老头?

吴家是青柳镇的一个大户,家财万贯,可是那吴老爷却有个克妻的名声,都已经克死了四个妻子了。

“不是,我不希望你嫁给老头子......”

刘氏也是心里发苦,可谁叫她不得老太太的心呢?

她连生了三个女儿,在杜家的地位自然比不上生了两个儿子的李氏。

如今马老太更是拿女儿的终身来威胁她,这让她更加的痛苦和惊慌。

“那娘就要对洛白心软吗?只有让她嫁给了吴老爷,我们一家才能好好的在一起。”

杜秋月的话让刘氏动摇的心给稳定了下来。

“可是她肯定不会愿意的吧?明着说是嫁过去,你阿婆还不是为了那一百两聘金......”这不明摆着是卖吗?

《天赐符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