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螳螂刀》螳螂刀郎 男妃文 螳螂刀忠犬攻

螳螂刀

仙侠连载中

主角叫吴平铨,刀中的小说是《螳螂刀》,它的作者是鸟飞梨落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赵大胆虽然修为尽失,身上带伤,但杀猪过万,杀气丝毫未减。此招爆发之下,有道淡色红光一闪而逝。那猪被红光一扫,顿时四肢一软,眼睛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6 06:03: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吴平铨,刀中的小说是《螳螂刀》,它的作者是鸟飞梨落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赵大胆虽然修为尽失,身上带伤,但杀猪过万,杀气丝毫未减。此招爆发之下,有道淡色红光一闪而逝。那猪被红光一扫,顿时四肢一软,眼睛一

《螳螂刀》免费试读

赵大胆虽然修为尽失,身上带伤,但杀猪过万,杀气丝毫未减。此招爆发之下,有道淡色红光一闪而逝。那猪被红光一扫,顿时四肢一软,眼睛一白,跪在地上晕了过去。

赵大胆挪来盆子,右手把刀别在腰间,然后一手抓着猪后颈,将整头肥猪提在半空,另一手明晃晃的刀子在猪颈口毛发处,擦一下,再擦一下,然后认真对着猪说:

“命中注定无办法,来世投胎做好人!”

“第二招,放猪血!”

“这一招讲究‘快、准、深’,能练‘出刀手感’,助你‘刀法入形’。用你的那双神眼看清楚了!认准这根最大的血管,直接扎在脖子上。

要砍得快,砍得准,这样血才能放得干净,猪才能早点超生。一旦速度慢了,角度错了,深度浅了,猪就杀不死,它会跑掉,会承受更多痛苦。太深了也不行,会把整个脖子切下来,血往前面喷,溅得到处都是。”

只见赵大胆闪电一刀,见血封喉。眼前猪身颤栗,红色的血液河流一般涌向脚下盆子,一滴不留,一滴不漏。

随后赵大胆拿起挂钩,先是把猪倒吊在三角梯子上,然后折返身来,提起那捅水,开始往盆里的猪血倒水:

“这猪血不但能卖钱,还是咱湘城有名的美食,能有这种声名,也离不开你老子我的头等功劳!”

赵大胆得意地说道:

“猪血好不好吃,除了看煮猪血的手艺和做菜人的厨艺,还有一环,就是看我们杀猪人的经验,这盆猪血收满后,你再往里面倒这么多的水,不要多,也不要少,做出来的猪血一定鲜嫩美味。”

做完这些又走到梯子旁边,对着人杰说道:

“接下来,换成是普通人还得两三人一起把猪抬到大澡盆里,开口子,吹猪皮,将粗绳套猪身上,一边加开水,一边给猪‘搓澡’,这才能把全身上下包括犄角旮旯里的猪毛都刮干净了。可你爹我不用,下面每个动作,你给我看清楚了。”

赵大胆两手各提一把杀猪刀,大喊一声:

“第三招,刮猪毛!”

“这一招讲究‘猛、奇、变’,能练‘使刀技巧’,也许有一天能‘刀法入章’。

猪身上的猪毛,长的角度不同,而且有的很软,有的很硬,本要用专门的刨刀来刮。但你爹我在学武之后,一边杀猪,一边习武,将‘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刀中八法尽数融入到此招之中。”

只见一阵眼花缭乱的刀光飞舞之后,眼前出现了一头白白净净的光猪,地上是整整齐齐的猪毛。赵大胆气喘吁吁地将刀往腰间束带一插,用手将猪毛一拢,拿起旁边绳子一捆,背对着人杰说:

“猪毛能做毛刷,能做药,也能卖钱。”

接下来赵大胆抹了抹汗,站在原地休息了会,又挪来几个盆子,然后猛地取出杀猪刀,口中喝道:

“儿子,最后三招看好了!”

“第四招,砍猪头!这一招讲究‘狠’,一刀两断,绝不留情!”

大猪头被赵大胆卸下,落入盆中。

“第五招,开猪膛!这一招讲究‘凶’,一刀毙命,闻风丧胆!”

猪身从下到上,被赵大胆一刀整个剖开。他把内脏放在另一个大盆里,用筛篮把大肠装好。

“第六招,削猪肉!这一招讲究‘巧’,要熟悉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肉之间的结构和纹理,即使他密不透风,坚硬无比,一套使下来,也得骨肉分离!”

赵大胆左右开弓,手起刀落,一气呵成。只是一盏茶的光景,铁钩上的猪身便被他砍得干干净净。

他脚边一块布上此时分类放着肋骨、软骨,另一块布上分类放着里脊肉、臀尖肉、坐臀肉、五花肉、夹心肉、上脑肉、奶脯肉、弹子肉、猪颊肉、猪颈肉、前腿肉、后腿肉、梅花肉,还有猪尾巴、猪耳朵、猪舌头、猪蹄等。

赵大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拉风箱似地喘着气。他身上有几处伤口崩裂,鲜血印了出来。

歇了好一会,赵大胆把自己六个徒弟喊了过来,让他们帮自己重新包扎了伤口,把东西都收拾好,在一片欢呼声中宣布道:

“从今天开始,人杰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为了庆祝我儿归来,今晚咱大家什吃杀猪饭!还有,再给我整套干净的用具出来。

“西傅,您系在教小西弟杀猪吧?我们可以一起看看吗?”

口音略显奇特的小徒弟吴平铨好奇问道,其他弟子一边整理着用具,一边齐齐看着赵大胆。

“儿子,你第一次上手,让不让师兄们看?”

赵大胆得征询宝贝儿子的意见。

“无所谓。”

人杰很淡定,他反正什么也不懂,父亲说啥就做啥,怎样都无所谓。

赵大胆示意吴平铨把自家猪舍最后一头猪赶了出来,对着人杰问道:

“刚才每个细节都看清楚了吗?”

“清楚了。”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好,你来一遍。”

说完把两把杀猪刀交到了人杰手上。

在人杰手握杀猪刀的那一刻,大家感觉他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

人杰自打苏醒起,一直都有点茫然。虽然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但他始终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脸上的表情始终很平淡。

直到他握住了那两把普普通通的杀猪刀!

“铮!”

仿佛听到了宝刀出鞘之声,众人接着便感到如芒在身,汗毛根根竖起,不由抬头望去。

只见人杰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蒙着眼,低着头,握着刀,也不说话。

渐渐的,他体内冒出了一股野兽般的气息,浑身上下微微颤动,手中两把杀猪刀也跟着轻颤了起来,发出低低的刀鸣声。

众人如坠冰窖,感觉眼前蹲了头洪荒巨兽,稍一动弹便会丢了小命。

赵大胆此时也好不到哪去,他抖着双唇,睁着牛眼,震惊地看着人杰,身体也无法动弹,心中却在狂嚎:

“妖气!好浓的妖气!儿子居然会妖族功法!还有这气息是什么状况?难道不是后天?”

整个后院落针可闻。人杰没有注意到身边一个个仿佛中了定身术的众人,只是死死盯着手中双刀。自从手握双刀后,他的三魂七魄好似久逢甘露,有种浸泡在蜜罐中的愉悦感。

再望向眼前那头已经抖成了筛糠的大肥猪,人杰破天荒地地变幻了表情,嘴巴微微弯成了一个弧度:

拿刀的感觉很好,用刀砍东西也很期待。

这个时候他听到赵大胆出声提醒:

“杀猪势这招,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成的,你细细品就行。此招就算是初步练成,转化出的杀气也会受到领悟度、熟练度、意志力、内力修为等多种因素影响,得水磨工夫。最好的办法就是今后多杀猪,杀的多了,自然就能掌握诀窍了。”

人杰发现自己越兴奋时就越冷静,他忍住了马上出刀的欲望,一遍又一遍仔细感悟着杀猪势的口诀,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厉喝道:

“生死由我判!天下猪断魂!”

如果说赵大胆可将杀气范围影响到一丈远,修为完好时可覆盖到十丈,杀气如泉水。那么人杰“出生后”明明一头猪都没杀过,可此时爆发出来的杀气却是如江如海,直接形成了一道巨大波动。

淡淡红光仿佛一个无限大的圆形领域,以人杰为中心,用极快的扩张速度一闪而逝。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嘭”的一声,眼前这头肥猪眼睛翻白的倒在了地上。

“好...好厉害!一次就成功了!”

“我眼花了吗?怎么感觉比师傅还强?”

“我好像也看到了,就那么一瞬间,杀气范围特别大!”

“还好这招的杀气只针对猪...”

“小师弟真是天才啊!”

“听说练天心我心决的意志力强,是不是和这个有关?”

“小西弟威武!”

“好!儿子好样的!”

众人一脸赞叹,你一言我一语。赵大胆“好”了一声后,老脸笑开了花。他无比肯定,人杰刚才使出的杀气比他要强上百倍!

什么叫天才?赵大胆今天总算是明白了,感情原来那些从娘胎肚子里生出来的天才,都是假天才!只有像他儿子这种从天上掉下来的天才,才叫真天才!

眼见人杰挪来了盆子,要接着动手,赵大胆赶紧闭上嘴,充满期待的望着。

“放猪血!”

“刮猪毛!”

“砍猪头!”

“开猪膛!”

“削猪肉!”

人杰将五招一气呵成后,发现所有人嘴巴都张得老大。

赵大胆刚才亲自杀第一头猪,共计花了一盏茶时间,修为被废之前全力出手也要半盏茶。而人杰作为杀猪新人,除去放猪血的过程,后面从头到尾居然只用了一弹指时间!

短短一弹指,众人连猪怎么被挂在梯子上的动作都没看清,就见一团团刀光乍现,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地上分类摆好了各类骨头、生肉、内脏和捆好的猪毛...

“咕咚!”

也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但此刻众人却是浑然不在意,都只是愣在原地。直到吴平铨喃喃说出了一句:

“小西弟系变戏法吧...”

大家才如梦初醒,“嗡嗡”的议论了起来:

“这还是杀猪吗?我感觉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没听铨儿说吗?小师弟是在变戏法给我们看呢!”

“放屁!这哪是戏法,这分明是仙术!我告诉你们,有种仙术叫点石成金之术,而小师弟使得则是另一种闻所未闻的仙术...”

“啥仙术?”

“点猪成肉之术!”

......

赵大胆又去了趟祠堂,然后亲自下厨去了,如今正和七八个大汉一起在庖屋里“叮叮当当”忙活得热火朝天。

人杰在父亲做饭之前,习得了《杀猪刀法》的进阶形态,

《螳螂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