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抚剑吟啸》抚剑吟啸百度云 GV 抚剑吟啸小说大结局

抚剑吟啸

古代言情已完结

《抚剑吟啸》为眉师娘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宇文燕吕不空一行离开杭州,往临安方向行进,过了昱岭关,就是安徽地界了。 那天,他们到威远镖局问明了情况,证实和落花门弟子一起来袭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9 12:12: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抚剑吟啸》为眉师娘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宇文燕吕不空一行离开杭州,往临安方向行进,过了昱岭关,就是安徽地界了。 那天,他们到威远镖局问明了情况,证实和落花门弟子一起来袭

《抚剑吟啸》免费试读

宇文燕吕不空一行离开杭州,往临安方向行进,过了昱岭关,就是安徽地界了。

那天,他们到威远镖局问明了情况,证实和落花门弟子一起来袭镖局的,确实是田公子田原,只是神情有些古怪。

那个挨了小翠一鞭的趟小手说,田原他们走后,又有一辆马车驶到镖局门口,他说了当时的情况,宇文燕吕不空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

如此看来,田原和落花门的人在一道,已是确凿无疑。

吕不空心想,公子肯定是对江湖事太不了解,敌友不分,所以被落花门利用,只是落花门为什么要利用公子?她们如要除掉公子,只是举手之劳,这里面恐怕大有文章。

吕不空想来想去,最后突然醒悟,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

看来落花门此举,不仅是要除掉田原,还要让天一派威名扫地,使武林正道,人人都以天一派为敌,这个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

杀不杀田原,还不是落花门自己说了算的事,她现在不杀,说不定她就是想借他人之手杀了公子,而落花门自己又不用担这个恶名,落花门的用心真是险恶。

好在从眼下情形看,公子暂时还无性命之忧。这使吕不空松一口气,倒是二弟,至今音讯全无,生死不明,让人好生焦虑。

吕不空吩咐余若水、范用留在杭州,一面接应韦管家,一面打探公子的具体下落。

自己和卢平阳两人,陪宇文公子护送棺椁到徽州,立即星夜赶回。

花容挂念着葛二哥的安危,也要和余若水范用两人留在杭州。吕不空点头应允。

宇文燕一路上怅然若失。

希望就象一颗流星,从天空一闪而过。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什么时候才会再看到她,关山万里、大河苍莽,或许横亘在中间的注定只有失落和迷茫。

他感觉有一种疼痛比身体的疼痛更折磨人,有一种无奈比无奈本身还更深切。

相比之下,他对田原和落花门的人在一起,有种更加简单的看法,他想如果换作是他,他会不会抛开所有的一切和她在一起?为了她,他有什么不可以牺牲和舍弃的?他隐隐约约觉得面对她时,他无法选择。

他觉得自己现在所有的痛苦都因她而起,他想到田原和她在一起,甚至产生了刻骨的妒意,虽然他躲闪着回避着不肯承认,这种感觉却时常萦绕着他。

他们谁也没有料到,田原其实是和公孙望在一起,谁也没有想到,震动武林的这件大事仅仅只是,公孙望一次近乎玩笑的恶作剧。

更没想到,现在就连公孙望也不知道,田原到哪里去了。

天道教、落花门、公孙望、天一派都在找他,在威远镖局被公孙望激怒的那些人也在找他,还有一些谁也不知道姓名的人也在找他。

宇文燕等人一路过去,天道教仍还跟在身后,夜幕降临,从房顶或黑暗深处,时不时传来“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的嘶喊和陆乘金凤的一问一答。

再说余若水他们三人,和吕不空分手时已是寅时,冬天的傍晚来的早,夕阳照在从脚下一直铺展出去的青石板上,反射着昏黄的光泽。

临街的货店都打烊了,街道上弥漫着淡淡的炊烟。三个人沿着街道寻找悦来客店,那天乌龙庙分手时,和韦管家约好在此碰面。

客店的掌柜站在门口,打老远就看到他们三人,等到走近,他连忙上前作揖,把他们请入店内。

三个人把周围的环境扫了一眼。这家客店,当街是个饭馆,饭馆的后面是个不大的天井,围着天井是二层砖木结构的楼房,看样子就是客房了。

掌柜的殷情地问:“三位可是从严州府来的,尊号余若水范用和花容?”

余若水诧异道:“正是。你怎么知道?”

“噢,三位的房间已有人给你们订下,房钱都付过了。”

三个人眼睛一亮,彼此会意地点头。看来,韦管家已先一步到了这里。

“掌柜的,那人住在哪间客房?”花容问。

“适才那人付了房钱,告诉小的三位客官的长相模样,嘱咐小的记着三位的尊号,就走了。”

余若水再问下去,掌柜的说:

“大晴天的,那人倒戴着偌大的斗笠,笠檐压得很低,面貌长相,小的委实没有看清。”

余若水心里一惊,不管是友是敌,这人来得好快,这里边定有蹊跷,还是小心为妙。

他打了一个暗号,范用和花容跟着他,三个人迅疾地离开客店。掌柜在后面叫道,他们没有答理。

他们顺着街道,一连问了三家客店,每一次的情景几乎相同,掌柜问的说的都是同样的话。都说是一个载斗笠看不清面目的人已替他们付了房钱。

出了第四家店门,花容急了,说:“三师兄,看样子这人早就盯上我们了,说不定现在就跟在我们身后,我们怎么着都不管用,不如索性不去理他。”

余若水点点头,他说:“我们还是回悦来客店,万一韦管家来了,也好打个照面。此人不管敌友,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大家小心。”

范用花容应诺。

三个人重新回到悦来客店,掌柜的笑眯眯的,他说:

“小的知道你们会回来的。适才小的追出门去想和你们说,那人还让小的告诉你们,杭州城里的所有客店他都给你们订了房间,你们住了哪家,他都会去结账。不想你们走得好快,小的追也追不上。”

伙计把他们领进去,穿过天井,带上楼梯。那人给他们订的是两个紧邻的房间。

余若水他们刚刚进去,从街道的那边就过来两个人,他们问有没有二男一女住在这里,其中一个叫余若水的。

掌柜的连忙说有有,他们刚刚上楼,要不要小的通报一声。

两个人冷笑一声,转身就走出门去,其中一个站在街心,朝远处挥了挥手,过了一会,从街道那边过来四个人,两拨人凑到一起,朝街道另一边走了。

掌柜的一直望到他们的身影拐过街道,看不见了,还在门口站了好一会。

他走进来,觉得今天的人怎么都怪怪的。他想不好要不要把这事和余某人说,想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不说为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余若水他们三人,把两个房间都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样。三个人走进余和范的房间,关上门,刚刚想合计一下,外面有人敲门。

余若水把门打开,伙计拎着一个屉笼进来,把里面丰盛的饭菜摆在桌上,伙计说饭钱那人也已经付了。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暗暗吃惊,这人花了如此精力,又始终不愿现身,肯定不怀好意。

三个人没有碰桌上的饭菜,关好门,走下楼去。走到门口,掌柜的打了个招呼:“三位出去?”

余若水“嗯”了一声。

掌柜的叫住他们:“噢,对了,那人还要小的和你们说,今天所有酒店饭馆面铺他都已安排,你们尽情吃喝,他都会去会钞,三位如果嫌小的店里饭菜不好,可以到外面随便用。”

余若水转过身,盯着掌柜,冷冷地说:“那人还有什么话要你传递,你不如索性都说出来。”

“没有了,再没有了,小的不敢说谎。”掌柜连连摇手:“小的也是没有办法,这都是那人吩咐的,说要是客官已在小的店里住下,饭也吃了,后两句话就不必说。”

三个人懒得和他计较,转身回到楼上,打开门,余若水抓过桌上的碗筷,就往嘴里扒着,他边嚼边说:“管他呢,今天要死,也只有死了。”

他示意范用花容再等一会,过了一两刻钟,感觉没有什么异样,才招呼范用花容放开来吃。

《抚剑吟啸》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