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闻灵世录》学校默世录 天然受 闻灵世录天然受

闻灵世录

玄幻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闻灵世录》是繁弦复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安祁旭,孟尧渊,书中主要讲述了: 却说一行人极为低调地回了神宫,便有灵人传话让崇泽去向羽冰落述职,又有两个神侍来引安祁旭等人。 说是奉尊神令带他们去滟柳榭,尊神、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9 18:05: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闻灵世录》是繁弦复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安祁旭,孟尧渊,书中主要讲述了: 却说一行人极为低调地回了神宫,便有灵人传话让崇泽去向羽冰落述职,又有两个神侍来引安祁旭等人。 说是奉尊神令带他们去滟柳榭,尊神、

《闻灵世录》免费试读

却说一行人极为低调地回了神宫,便有灵人传话让崇泽去向羽冰落述职,又有两个神侍来引安祁旭等人。

说是奉尊神令带他们去滟柳榭,尊神、幻尊及神育堂众师傅为他们接风崇泽正眼看着,心中盘算:他们这才多大,尊神竟已经开始想着要收拢他们了。

滟柳榭处于式湖正中一小洲上,有三处曲廊石桥相接岸上,比其余几个湖中亭打上许多,可容纳百余人,又设有高阁可望到整座神宫的好景色。

榭后种有灵植数十颗柳树更是将整洲都围了起来,远远一看竟像是一处避世的世外绝境。

自新尊即位,滟柳榭再未开过。皆因如今神界并无私宴可办,神宫杂务又皆由玥娑打理,她是个喜趣懒惰的人,为着省事,干脆把滟柳榭一封,留下些许神侍打理。

如今羽冰落亲自下令在滟柳榭为神育堂众人接风滟柳榭才又复出了从前那等热闹模样。

安祁旭到滟柳榭时,洲中只有神侍侍奉,众人趁着这时间把整洲逛了一遍。

安祁旭在家曾听岫骥说过,尊神还是大公主不得权时,神宫看上只有一种感觉:奢靡。

可谓是“美玉作柱金为房,满目无绿银为墙。”更有不知名之人作诗冷讽:

“柳种中宫,叶硕食雨,祈雨祈雨,莫干万民。外难退火,内容旱猖,盼火盼火,灭雨护我。”

此诗大逆不道,却道尽心酸,好在最后,终出了个羽冰落。

她一即位便下令改建神宫将那些金屋玉柱银地一一拆除,或进神库或济万民。

而现在的神宫,雅致不缺大气、秀丽仍含庄重,便是谁见了也要叹一叹。

洲上别的景也就罢了,虽珍贵却不稀奇,倒是那柳树着实是一奇景。

虽说柳树折腰乃是常事,只是这洲上所有柳树从跟处上一尺还是笔直的,再往上就好像是被折断了一般,柳枝也有一半垂在水里。

若是从上处看,如卧在湖面上一样。

众人看够,见安祁旭与孟尧渊坐在曲廊桥上,孟尧渊拿着本书请教安祁旭,两人旁边黎忆云拿着鱼食向水中投引来许多锦鲤。

潭泀、林逸两人互相交换应该眼神拉着一众人往他们那去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曹者当真有勇有谋,可谓是英雄不论出处,报国不论尊卑。”孟尧渊拿着凡书《左传》,感慨着,语气中敬佩豪情自不必说。

安祁旭听到最后方知他这是入了门,已然是有自己之见解了,故问:“前一句便也罢了,倒是这一句‘报国不论尊卑’你如何见得?”一旁黎忆云听孟尧渊说出这等话,也回头看,她也想知道这个纨绔表哥能长进到什么地步。

“先说这曹者,他出身倒算尊贵,隐居不问世事,国家有难时挺身而出,这样一个隐退于世又为国而现世的时候人,又怎能让人不敬佩呢。再如虞舜、管龅等人,出身贫寒,又那样才智,于国有幸。”他这样说着,潭泀等人已走到他身后,做了个手势让安、黎两人别说话,猛拍了他一下。

孟尧渊仿佛是魂灵都吓跑了去,一个哆嗦手中的书也掉了。

众人见他如此,皆大笑,安祁旭也忍不住一乐,走过去拍拍他,捡起书又扶着他到桥旁坐下,“他好不容易如此下功夫,你们又何必吓他。”虽这样说,安祁旭也忍不住笑意,笑着摇摇头。

“咱们这素来被称不肖子的孟的少爷如今如此用心,咱们当然稀奇。但是啊,神育堂咱们是行过拜师礼的,你不问,偏问咱们祁旭,我且问你,你可交了拜师费?”

潭泀左右相望,最后看向安、孟二人,看似在为安祁旭抱不平,可眼里尽是笑意仅仅盯着孟尧渊,只想看他如何反驳。

孟尧渊听完,非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死皮赖脸地搭上安祁旭的肩,“你们又懂什么?我这叫不耻下问,况且祁旭的才学你们也都知晓,便是皋离师傅也是称赞的。”

他末了还添一句“若没有江奕,祁旭一人斗诗便能抵尔等。”

潭泀一听,突生了一股兴致,与众人商量着,都觉不错,便是安祁旭本人也同意了。

不过片刻,就已行到一处极大的桥上亭,除江奕、黎忆云二人不愿来,都到齐了。

那方热闹非凡,黎忆云只仅仅盯着湖中游鱼。

一盒鱼食见底,她正想去向神侍要一盒眼前就出现一只修长的手,递过一盒盛满鱼食的盒子。

她一抬头,原来是江奕。

黎忆云虽心知这鱼食是给她的,却还是盯着江奕看了半天,直到江奕手再往前伸些才连忙接过去,小声说了句“谢过江师兄”,她也实在不知道该叫江奕什么,‘公子’太生疏,直接叫名字又不好。

想着他比自己大,又同在神育堂修习,叫师兄总不会错的。

撩起袍子坐在栏杆上,手搭在莲花状的汉白玉柱上,愈发显得手指骨节分明。再看面貌,一双灿星眉目,似无情却有意。

唇似细柳、色淡若水,平生所遭苦难,唇中尽显。观其一面,便是无心神女也要悸动,更妄提甚平凡之神、魔等人。

“上次你赠药与我,感激不尽。本想以礼答谢,却不知你所需,刚见你鱼食投尽,便送了过来,莫见怪。”

黎忆云听他这样说,投鱼食的手一顿,低头弱弱地说:“不过举手之劳,无事。”说罢她偷偷看了他一眼,一瞬又转回去。

江奕见她行事不似以往那般大方爽朗,还以为是自己吓着她了,低声问:“你,怕我?”

黎忆云一听,顾不得刚才的心悸,反驳他:“谁怕你啊,只不过你太过小气,不想理你。且这也有许多日了,怕不是你没放心上偶然想起罢了。”江奕素来是不善言语的,听黎忆云这样说便有些不好意思:

“我每每见你,你身旁总有许多人。”虽听黎忆云只笑着说刚才是玩笑话,却也放在心上了,“若你以后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便可告诉我,权当谢礼。”

黎忆云心思豁达大方,也知江奕这样说并不是赌气之言,干脆应下,“一定,若日后我有什么想要的,定会告知于君。”

她笑意冉冉地看向江奕,发觉江奕素来冷淡的面容因日照而显得有朝气,更显颜色俊美无双。

湖面波光点点,鱼儿也因黎忆云许久不投食而散去,江奕改坐到黎忆云对面,正拿着一本旧书看着。

黎忆云放下鱼食,亦拿起一本凡书,一阵风吹过,翻开她的书,正好停在一页,上面赫赫写着一首小诗:

窕窕柳条蕤,盈盈三重辉。

娇容或不识,天音隔耳闻。

不伴无成志,重识气朗清。

若皆如此对,必无闲愁生。

【注①】

这方,安祁旭与潭泀等人对坐,听孟尧渊说道:“我是不好加进去的,这样,由我出题。”

话一出就有潭泀反驳,“单单是你出题未免有失公道,不行。”他看向一旁看戏的女孩子们,有了主意,朝她们笑道:“不如你们跟他一块出题。”

女孩们一听觉得不错,众人商量着,不一会题目便出来了,孟尧渊对着潭泀等人说道:“你们四人,只作首绝句未免太简易,咱们商量着不如作首七律,以月为题。时限一炷香”

他看向安祁旭,两人眼里打着官司,安祁旭开口:“七律极好,我也作首七律吧。”

正主都这样说了,别人自然没有异议,神侍铺纸点香,潭林叶容四人围在一处低声商量着。

安祁旭则站在窗前,看向天边的流云。转眼已过了大半炷香,四人已作了六句。安祁旭才对焦急的孟尧渊笑笑,回到案前,提起笔就写。

“我们作好了。”潭泀直接将纸递给为首的顾嘉卿,由他们评说。孟尧渊凑过来看,字是容夜写的,他的字极好,皋离也连连称赞,再看诗:

望空一轮皎皎寒,一方云纱作月栏。

蟾宫中桂香飞散,露降花枝雨初干。

远灯微亮心难安,独上楼栏伴月栏。

心如乱絮飘飘去,思及月去奈何然。

顾嘉卿笑着点点头,正巧安祁旭也将作的诗递上来,孟尧渊连忙接过:

凡世三五一蟾圆,堪胜神世灵月妍。

灵月久长清秋伴,蟾月时短意却全。

百数浮苍只一瞬,万载乾月登灵坛。

须层流云永随月,同争煌良灵衹瑄。

两张纸摊在桌上,众人都过来看,孟尧渊看不出诗之好坏,站在安祁旭身旁不说话。

几个女孩子细细评析,都告之顾嘉卿。顾嘉卿将她们评析之词加以整理,“第一首,字词倒是尽了,一份闲愁跃然纸上,又不过分痴怨,反添一股闲散离俗之意,已是很好。”她又看向安祁旭,面露难色:

“祁旭你这一首,我们是实在看不透了,只觉得读起来一股豪情,又感觉不尽然,以后问问皋离师傅再做结论吧。”

安祁旭摆摆手说不必,“这句‘独上楼栏伴月栏’写的实在入我心中,能有这一次诗比,当真无憾。”

他朝潭林叶容四人拱手,眼睛却看向林逸。

林逸懂得安祁旭这是已经知道这句是他作的,对他笑笑,尽显闲云之态,与其父极为相似。

说笑间,有神侍小跑过来,“尊神、幻尊及掌座等人快到了,请神徒们前去相应。”安祁旭理理衣襟,又找了神侍去叫江、黎二人,拉着将两首诗都装进自己荷包里的孟尧渊往厅外走去。

羽冰落由众人围拥着,远远地看到柳滟榭,安祁旭等人已垂手低眉在一旁等候。

待她到,皆行礼参拜,羽冰落让他们起来,略略打量了一下。不过六十日,他们长大了不少,整个身量都挑高了。

直到看到江奕以及站在他身旁的潭泀,细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所幸无人瞧见。

因有尊神到,这场小宴办的着

《闻灵世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