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天作之女》天作之合攻略 玻璃 天作之女全文章节

天作之女

古代言情连载中

《天作之女》是无它之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作之女》精彩章节节选: 花毅行看着玉瑶对白慕轩的举动,心中好生羡慕,恨不得挨打的那人是自己。 玉瑶虽看着像气急败坏,可下手还是没用一点功力,不然就算白慕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6 06:03: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天作之女》是无它之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作之女》精彩章节节选: 花毅行看着玉瑶对白慕轩的举动,心中好生羡慕,恨不得挨打的那人是自己。 玉瑶虽看着像气急败坏,可下手还是没用一点功力,不然就算白慕

《天作之女》免费试读

花毅行看着玉瑶对白慕轩的举动,心中好生羡慕,恨不得挨打的那人是自己。

玉瑶虽看着像气急败坏,可下手还是没用一点功力,不然就算白慕轩是铜墙铁壁,也承受不住这一顿打。

白慕轩和玉瑶说话也丝毫不用考虑后果,想说啥就说啥,他们看起来就是一对欢喜冤家。

想到这里,花毅行心里忽觉有点失落。

嘴角上扬勉强的挤出微笑,打破僵局:“好了玉瑶,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饶过师兄吧!”

“哼!看在花师兄的面子上,暂且不和你计较。”玉瑶捡着台阶赶紧下,这一通乱捶,自己也很累。

“不是我说你,刚刚看你抚琴,还挺文雅的,这一下子就颠覆形象了。”白慕轩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息。

“又来!”玉瑶抡起拳头向他示威,看了花毅行一眼又不好意思的放下。

花毅行宠溺的冲玉瑶一笑,又进入了正题:“玉瑶若真要一起去,还就得以男儿扮相,这样会省去不少麻烦,向来行军打仗都是不带女子出征的。”

“好!就这么定了!”玉瑶听出花毅行话里的默许之意,开心的两手乱舞。

白慕轩虽然一直怼玉瑶,那也只不过是逗她玩,内心还是想把她带在身边的。

这样他就不用担心玉瑶一个人留在沧州惹祸。

两日后,玉瑶和白慕轩跟着花毅行的军队,一起前往离国边界。

越接近边界,越显得荒凉,土地荒芜,民不聊生。

偶尔见到个村寨,里面也都是老弱病残,缺衣少食,挣扎在生死边缘。

见到军队迅速的躲避起来,看起来他们对陌生人防备心是特别强的。

接近离国边界,花毅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吩咐队伍安营扎寨。

这里靠近边陲小镇“贝朴”,方便部队补给。

先派人去镇上打探了一下流匪作案的特性,以此来商量对付的方法。

一开始这里的人不肯说出实情,怕花毅行的人是流匪的同伙,后来花毅行掏出大夏国的虎符,他们才相信是朝廷的军队来了。

据他们说,这帮流匪,人数众多,集体活动,每次都有几百人行动。时间没有规律,有时候白天有时候黑夜。

原本繁荣昌盛的边陲贸易圣地,现在好多商铺已经人去楼空。留下来的都是刀尖舔血,把命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的不怕死的主。

派去镇上打探匪情的人还没回来,离部队安营的地方不远处就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夹杂着口哨声和呐喊声。

流匪出动了。

花毅行听到探子来报,决定去会会这些流匪,看看他们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也去!”

玉瑶和白慕轩异口同声的要一同前往。

“玉瑶你答应我,只能在后面看着,不能到前面杀敌!”花毅行严肃的命令道。

“好!”玉瑶一心只想跟去,现在跟她说啥她都会答应。

花毅行带领一众人马,奔着流匪来的方向迎了上去,白慕轩和玉瑶紧随其后。

花毅行他们刚跑到官道,就和流匪们遇个正着。

双方人马都停住不前,相互打量着对方。

“喂!你们是哪里来的?竟敢挡住我们的去路,活的不耐烦了吗?还不快快闪开!”流匪一方有人冲着花毅行这边喊话。

“我们是奉大夏国圣上之命,前来围剿你们这帮贼寇!”花毅行大声回道。

“哈哈哈!大夏国,在我们大离国面前,你们也敢称大,不自量力!”对方人群骚动,有人大声讥讽。

“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们配不配称大!”花毅行说完,两腿一夹,策马杀将上前。

白慕轩紧跟其后,冲了上去,只听得“砰砰锵锵”兵器碰撞的声音,偶尔还会碰撞出几簇火花。

“啊~”有人痛苦的大叫,瞬间落马。

玉瑶在后面看着两对人马扭打成一团,杀的难解难分,往马屁股上一拍,冲了上去。

花毅行和白慕轩每人手里都有一杆长矛,她手里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是因为花毅行怕她冲到前面杀敌,特意不给她兵器。

玉瑶从地上抄起受伤士兵丢下的兵器,骑着马儿在外围围着他们转。

她专打流匪的马腿,腿部被重击了的马儿都很快倒下,要么就受惊乱跑,把背上的流匪颠落下来。

玉瑶又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当做暗器,一个一个把这些落马的流匪打趴下。

地上很快躺了好多哀嚎乱滚的流匪,为首的几个正和花毅行、白慕轩战的正欢。

玉瑶瞅准时机对着其中一个的眼睛丢了一颗石子。

“哎呦!”那人立马中招,捂着眼睛大叫。

“撤!”其他几个见状侧转马头,往回急奔。

“追!”花毅行命令士兵。

“慢着!不要盲目行动,他们的巢穴在哪,兵力到底有多少,我们还不清楚。暂且回去准备准备再说。”白慕轩极力阻止。

玉瑶则闪在一旁装作无事人一样,看着他们。

“撤!”花毅行听从了白慕轩的建议,带领部队回到营地。

且说流匪一众,灰溜溜的跑回离国境内。

被玉瑶打伤眼睛的那位就是其中的一位头目,名叫“纳木错”,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挫败,简直是恼羞成怒。

“去打探一下,今日和我们作战的何方神圣?会有这等功力!”纳木错命令手下道。

“诺!”那人应声而去。

“你们有谁看清是谁袭击的我?”纳木错厉声喝问。

“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儿郎。”有人说。

“可看清楚了?”

“小的那时被她打下马,看的清清楚楚!”刚刚那人又道。

“奶奶个熊,我一定把你捉来煮着做下酒菜!”纳木错缓缓的握紧拳头,每个关节都被弄得“咔咔”作响,龇牙咧嘴,咬牙切齿。

过了没多久,出去打探的人回来禀报:“报!头儿,领头的那人是夏国宰相花见灵之子花毅行,随行的有两个是他同门师兄弟。”

“那个小的叫什么?”纳木错不耐烦的问。

“没听到有人喊她名字。”探子低头小声说。

“滚!再探!”纳木错咆哮着。

“诺!”那人应声拱手弯腰退出。

“明日我定要将他们全部碎尸万段!”纳木错恶狠狠的说。

(今天是2020年4月4日,向所有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白衣天使致敬,向所有逝去的中国同胞表示沉痛的哀思!)

《天作之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