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情深不名》情深不负路一名 YAOI 情深不名反攻

情深不名

现代言情连载中

《情深不名》为花树白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一年的春节,和往年比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同,若

|更新:2021-01-23 05:02: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情深不名》为花树白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一年的春节,和往年比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同,若

《情深不名》免费试读

这一年的春节,和往年比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同,若是一定要说有,大约是,每个人的心里,都种进了些什么,当然,这个年纪憧憬比忧虑多是肯定的。

其实,从二十八、九开始,每个傍晚,过年的味道就很重了,尤其是像楼桥镇这样的农村,并不限制放鞭炮,乡下人们清闲也有时间,每年只得一次,诸如舞狮子龙灯之类的庆祝,表演的人只有少数特别技能是花钱请的,其余的都是镇里的人自己组织来扮上,凑热闹的。

要不是弟弟楼堂非拉着她出来,楼薇肯定会窝在家里,预习下一学期的内容。说什么也要把上学期没拿到的奖学金,在这一学期全补回来。

楼堂的长相,说起来要比楼薇好些,起码,以他16岁的年龄,却已经有1米75左右,这个地区的男孩子普遍身高较低,他这样真心算是不错的了。

不协调的是,他还在调皮捣蛋的时期,顶着这么高的个子,蹦蹦跳跳的在楼薇旁边,被她按下去好几次:“这么大个人了,能稳重点儿呗。”

楼堂不以为然“我多大个人啊,就你明明才18,天天装少年老成,累不累。”横了弟弟一眼,摇摇头,没再数落他,直挎了他的胳膊,去看热闹。

楼桥镇只有一条主街,算是比较宽。从街头到街尾,最前面的是舞狮子的,足有六组那么多;中间是化着神仙装束,踩高跷的;离楼薇她们比较远的,是各种传统剧目里的人物。两侧穿着黄色服装的锣鼓手,头上扎着红带,要不然挺得笔直,表情也很带劲,整个看上去特别精神。

由于楼堂个子比较高,能和姐姐挤在前面,今天楼薇的兴致也很高,每一个人我都仔细瞧了,大约大二的时候就会学摄影了吧,有相机就好了,现在却连个手机都没有,遗憾记录不下来。

整个一条街都特别吵,人声和鼓乐声夹杂在一起,让人脑子都有点懵懵的兴奋。楼薇这样爱清静的,只消一会儿就有点儿受不了了。冲着,还沉浸在其中的弟弟,耳朵边喊了一声。“我先自己回去了。”也不管他有没有听清,就杀开他的胳膊往家走。

这种山区的地方,一个村子,要分四五个自然村,是以房子聚集算的,楼薇转到自己家那条小街,锣鼓声就已经很远了,若是平时的话,这么黑的天,外面就暗得很了,现在是将近过年,虽然天空没有月亮,周围各家各户,挂了电灯笼和老式煤气灯,倒是整条路都看得见。

在距离自己,二三十米的地方,有两个人影,样子看不清楚,吵架声却很大。

其中一个女声:“我回娘家买点东西还不许了,要知这样我怎么就跟着你了?”另外一个是男声,刚刚过了变声期的样子,有点公鸭嗓:“是买点儿东西吗,你嫁给我之前,打工也有两三年了,攒的嫁妆呢?不仅要走了,我3万块的彩礼,结婚这都一年了,你的嫁妆我一块没看见。”……

原来是无聊的夫妻吵架,楼薇觉得很没意思,继续往前走,要不是只有这一条街能通往家,她真想绕过去。

硬着头皮走近了才发现,那女孩子是自己的小学同学呢,年岁比自己要大一些,此时都挺了大肚子了。她想上去打个招呼,或者是客气的笑笑呢。谁知,他们根本就没注意她,还忙着吵,翻来覆去无非就是为了惨淡现实。

没发现正好,她加快了脚步,还是在经过他们时,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个当时比自己长得水嫩的女孩,也最为羞涩,现在竟然包了这一代妇女都用的那种头巾,穿着厚厚的孕妇装,肚子挺得老高,全部都是原来她万想不到会从,那样一张小嘴里说出来的难听的话。

自己万不能被生活逼迫成那样的人,太可怕了。是了,清高和自尊都要有一个基础,自己或许一个不小心,就会跌下去。恐惧之下,她有点后悔今天出来玩儿了。两个小时呢,英语单词也能背会一两章了。

乡坪市今年第一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人们还是有点不习惯,用以代替的就是多买一些装饰品。而各个街道上,全部都是,彩色的树挂灯,红色宣传标语,不放鞭炮,人们出来除了串门互送礼品聊聊天,也没有什么别的项目了。

权恒都不觉得什么,今年舅舅还是没能回家来和外公一起过年,母亲厉秋行也一样,父亲权新建倒是打了电话,权恒只应付两句,而对方提出向厉爷爷在电话里拜个年,也像往年一样遭到拒绝。方式照常平和,只冲着权恒摆摆手,继续看报纸。

权恒刚挂断电话,就开了大门出去,外公厉爷爷意味深长的看了那背影一眼,走到电话前,想拨女儿厉秋行长途电话,站在电话机旁边想了半天,又缓缓的放下。

绕进了小朵儿家,打扫阿姨放了假,小朵儿穿着新裙子在客厅,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台,看样子同样是无聊的很。权恒一进门就坐在最外面的一张沙发上:“再按遥控器都坏了。”

小朵随意把遥控器扔在茶几上:“有什么好主意吗,我在家里都快长草了。”

“没有什么主意,如果我上学期的奖学金,昨天全部到位,现在躺在我卡里了。”

“哥,这是赤裸裸的诱惑呀。”

想让小朵儿上钩,这么容易,“所以呢?”权恒不动声色,就等着她说出去,这一招儿百试百灵。

“亲哥,你对我真好。请我喝奶茶,还有买东西。”小朵从沙发里弹起来,两个眼滴溜溜乱转。

“这样不好吧,在学校里,你已经宰了我好几件衣服钱了。”权恒看着她的脸,故意不表态。

“那你和我说奖学金的事干嘛?”小朵已经不高兴了。

“逗逗你呗,我有,你没有。”

“不买拉倒,今年年夜饭,你和厉爷爷两个人,在家里冷冷清清的吃吧。”

“你说了算吗?”果然,威胁不了他。

“反正你那奖学金也没多少钱,我还不稀的喝杯奶茶去呢。”

“激将法也没用。”

小朵又坐回到沙发里,开始有点失望,又细想,既然他提了肯定是打算带自己去的。

“说吧,有什么条件才舍得为我花钱。”

“我们两个换手机用一周。”

小朵警惕起来,眯着眼睛,盯着权衡:“老实交代,我爸妈又交给你什么任务了?”

听了这话权恒心想:她这样认为也好,自己正愁刚才准备的理由,不是很充分呢。

“你就说换不换吧?”权恒好像真是为大人办事,不在乎结果的样子,把右腿搭在左腿上,后背向沙发靠了过去,抬了抬眼皮。

“嗯,那好吧,我的条件是我买东西今天不限额。”反正周乐宇号码也没有要到,自己手机上根本就没什么重要联系人,也更没有秘密,爸妈想知道直接来问也没问题,现在又让权恒曲线解决,正好自己,可以心安理得的花他的钱。想起此事,心里还多了几分得意呢。

“你等着,我上去给你拿。”说完腾腾腾的跑上楼去,很快就把自己的红色手机拿来了,放在权恒面前的差茶几上:“那充电器和你是一样的。”

“那我把钱给你,你自己去逛吧。”权恒把手机放进衣袋里,正打算走,被小朵一把拉住。

“我不是因为缺钱才不去逛街的,我是因为无聊,好吧,你要是不陪我去,那就把手机还给我。”

“好吧,好吧,服了你了。你等着,我回去穿个外套。”权恒是最不喜欢陪她逛街的,本以为能够避免,还是没逃过。那就别怪自己套她的话了。

这两天的温度,实在是不适合在路边的那些衣店逛,从一家小店到另外一家时,温差实在是太大。而有空调恒温的商场里面,又是年龄阶段比较大的,小朵只逛了两家,没等权恒说,自己就没了兴致。

“我们去街角那家奶茶屋歇一会儿吧,暖呼呼的。”这正合他的意。

这家奶茶屋离他们的高中很近。只有四五个座位,玻璃很明亮。由于在十字路口,三条街上的情形都能看得很清楚。他们选了最靠窗的一个座位坐下,小朵并没有征求他的意见,直接选了两杯。

“你今天什么都不买,实在是太不像你了。”

“选礼物嘛,自然要用心一些。”小朵看着墙上贴的那些各种各样的彩色的心愿祝福小纸条,漫不经心的回答。

“送给谁呀?”难得权恒有兴趣知道。

“还有谁呀?自然是乔嫣然和楼薇唠。乔嫣然的是联通,上次帮她庆祝入围,加上过年,楼薇的是他的生日礼物,加上过年,这样我就省了两次的礼物。”小朵沾了便宜一样得意。

亏得跟他来了,还有意外收获,权恒心想。

“所以说你是想拿我的钱去给别人买生日礼物。”话虽然是责怪,却正合心意。

小朵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一声。

“那你想买什么呢?”

这么快就同意了,恒哥真好说话。“嫣然最好办呀,漂亮衣服和化妆品都可以。”服务生把两杯奶茶端上来,小朵儿用吸管搅了两下“楼薇就比较难办了,她什么都缺,但又不是你送什么都能要。”

《情深不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