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丰医足食》丰衣足食的意思是什么 女王 丰医足食年上攻

丰医足食

现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丰医足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清江水,主角温简,风记,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风记?这是?”温简心中一动,先前就听司画说起了

|更新:2021-02-06 05:02: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丰医足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清江水,主角温简,风记,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风记?这是?”温简心中一动,先前就听司画说起了

《丰医足食》免费试读

“风记?这是?”温简心中一动,先前就听司画说起了风记,现在狗子又说送糕点去风记,即刻来了兴致。

“是啊,风记的糕点可好吃了,种类又多,卖豆腐的二郎叔叔每天早上都会给风记送豆腐脑儿,不过在风记就卖得好贵。”狗子说得口水直流。

“你可是吃过风记的东西?”温简继续问,一侧的温雅却看不来狗子的馋涎,投过去一个鄙视的白眼。

狗子眨巴眼,迟疑了下道:“米铺的向爷爷……给我过一块……”他可没说谎,当然他省略了自个儿哈喇子满地躺,让向老板看着实在忍不住,把手头上的东西给他的细节。

米铺?哦,那老不修的。

温简想起了那个胡子都染了风霜的老头子,说起啥东西一脸神秘的表情,正待要多问两句,就听到对面传来女人的骂骂咧咧,狗子哆嗦了下,一溜烟儿不见。

温简若有所思看着门口,心中开始慢慢思量起来。

虽然说同行之间会互相忌讳,若她们不是住在棺材铺,她也不会有这个想法,短时间内,周围邻居可能还不会接受她们。这段时间难不成就去喝西北风?

而且这些糕点费时费力,价格还高,她这铺子位置不好,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若是个棺材铺子,只怕还真是少有人喜欢过来。就说今日接受了他们馈赠的邻居们,有几个会回过头来购买呢?如同雅斋老板这样的客人,能找到几个?

温简觉得自己应该改变策略了,不然以后糕点卖不出去,难道得自己站去街边兜售,或者都倒入自己的胃么?还有凉茶什么的,周围人敢喝么?

还不如先靠着外力打响自己的名头,以后时机成熟了才自己开铺子。

说到底就是一句话:现阶段做零售不如做批发。

这般想了之后,温简又觉得似乎又看见了一条康庄大道,以后名声出来了,若有人知道是自己做的,自然会过来找自己买,风记的糕点是第二手,自然会卖得贵点。有些人可能就会来找自己买一手了,又和温雅说了说自己以后的做法,温雅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

第二日一早,温简和温雅两人做好了糕点,送了两块给隔壁的雅斋之后,两人就挎着篮子找风记去了。

雅斋内,司画拿着碟子端过去后院,看见自家郎君正坐在院子底下的桂花树下看书,他把碟子摆放在后院的小桌子上,嘀咕道:“少爷,可别说,隔壁这两个小姑娘做出来的糕点倒是有点儿京都的味道,也不知是什么来历,这都两日了,暗组的人效率也太低了……”

穆兴檀如同未闻,纤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书页上翻过,“哗”一声轻响,又继续看下去。

桂花树下鸟儿清脆的鸣叫,偶尔有几只蜜蜂在花间游走,风过处花香袅袅。

司画在一侧花树下悄悄坐下,歪着脑袋看着自己少爷的侧面,说起来还是他家少爷生得俊朗,家里那两个,哼,不及少爷十之一二。

正胡思乱想,就听穆兴檀放下手中的书本,神色依旧一派温和,“昨晚已经回了。”

“什,什么?”司画蓦地站起身,神色间很是懊恼,“我怎的又没有醒?”

穆兴檀微微笑了笑,没有接口,又拿起书本翻看,司画却有些忍不住,“少爷,那两小姑娘可有疑点?”

穆兴檀顿了顿,温和的嘴角依旧保持着优美的弧度,“暂且没有,不过……”声音再次停顿,“很是碍事,还是早些处理的好。”声音轻柔和缓,却让司画身子一震,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桌面的桂花红枣糕之上,面前似乎又浮现了温简的笑容,还有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显得羞涩而可爱的温雅,他咬了咬唇,半晌才点头“嗯”了声。

温简温雅两人出了巷子,问了人去找风记,两人对隅宁城不太熟悉,这小城巷子又太多,折腾了半响也没找到,正疑惑间,看到一个挑着两个木桶的人迎面而来,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传来一种熟悉的味道。

温简嗅了嗅,心中一动,往那人的木桶上望去,上面盖了一层白布,随意的搭在木桶之上,从露出的间隙可以看到里面斑驳的白色。狗子说卖豆腐的二郎叔叔每日里一早都送两桶豆腐花过去,莫不就是这人。

她赶紧叫道:“这位大哥,请问你可是明远巷口的二郎?”

那青年不过二十上下,眼神带着明澈,面目忠厚憨实,他闻言即刻就停了下来,对着温简道:“正是,你是?”

温简赶紧道:“我是明远巷口九十六号铺子的新住户。”

二郎挠了挠脑袋,憨笑道:“原来是你,昨日俺娘还说棺材铺子来了新人。”

温简并没有什么印象,想必是其中一个不待见自己的,也笑道:“借问大哥,风记可是在前面?”

二郎点头,回头指着前方道:“转过这条街左转就到了。”又看看温简温雅两人的装扮,又道,“我送你们过去,前面还有些路程,你们难不成也是想卖些东西?”

明远巷子比较偏,里面的商铺主人也都是小生意居多,这两人买了之前的棺材铺子,想必也是不得已需要维持生计,又见两人这般大小,二郎心中怜悯之情大涨。

温简不知他心头所想,不过见他眸子清澈,一脸热情,就道:“今早上做了些糕点,想卖去风记瞧瞧,只是没有认识的人。”

二郎笑道:“这个好办,我就认识那里的伙计,让他们给你援引一下。”

温简感激道:“多谢二郎大哥。”同时福身行礼。

二郎涨红了脸,赶紧避开道:“这都是小事,有什么打紧。”

三人一路过去,温简很快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旌旗招展,风过处,依稀可见两个字“风记”。

门前停了辆马车,分别跳下来两个打扮精致的女子,看装扮,却不过是丫鬟。

二郎见状,回头看看温简,低声道:“这是陈家小姐让丫鬟出来买糕点,我们得避着点。”

温简一听,赶紧往一侧靠了靠,紧跟在二郎身后,同时对温雅道:“雅儿,一阵不要出声。”

温雅前几日才在刘府看了丫鬟的冷眼,对这些人打从心底里的有着一丝畏惧和不喜,听温简嘱咐,乖巧点头。

三人规规矩矩走到铺子前头,温简只微微抬头看了看,门口两个鎏金大字特别招眼,两侧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饱餐饱馋,山参鲍餐也会健忘,”下联“美事美食,有时没事敬请品尝。”横幅:风起财生。倒是有趣。再看里面的装潢设施,很是精致华丽。

温简随着二郎往里走去,就有一个小伙计过来,对二郎道:“二郎哥,不是才送了过来,怎的又回来?”

二郎憨笑道:“松子,我带两个朋友过来,宋管事可在?”

松子十五六岁模样,一脸机灵劲儿,眼珠子在温简温雅身上转了一圈,才低声道:“还需等会儿,我带着你们先避一避,陈家丫鬟过来,这两个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二郎点头,松子带着三人往一侧的**处走去,温简听了松子的话,一步也不敢停留,拉着温雅赶紧跟上。

温雅虽小,可穷人孩子早当家,却也稍稍明白一些人情世故,从温简拉着她的手感受到了温简谨慎的情绪,她低着头,一声不吭,乖巧往前走。

“……宋管事,今日你们铺子就这点东西,莫不是看不起我们陈家?”一个丫鬟昂起头,十八九岁模样,额头一侧的釵鬟流苏在脸颊边晃荡,别具风情。

“姑娘见谅,今日李师傅病了,糕点俱是两位助手所做,能否通融一番?”说话的是一个女声,柔和而不失坚定,说着道歉的话,听起来却别有一番强硬的感觉,若是一般人听了,定然不会再计较。

“宋管事,你是知道我们小姐的,若是没了她欢喜的,今儿个你们的铺子只怕也别想开了。”另一个丫鬟十五六岁,丹凤眼薄唇,并不领情,说起话来阴阳怪气,话中的威胁之意却非常明显。

宋管事语气淡了下来:“若是小姐不怕染上病症,我一阵就通知李师傅回来。”

两个丫鬟被这话一噎,顿了一下之后,顿时恼羞成怒,想回什么话,却又觉得自己确实理亏,又想到回去之后,家中那个不讲道理的小姐会不会挥舞鞭子,心中就更是恼恨,只对着一脸淡然,嘴角含笑的宋管事狠狠道:“别以为你们的铺子有人撑腰,我们陈府就奈何不得,哼,走着瞧。”

说完两人步伐一致的往门外走,丹凤眼薄唇丫鬟转弯的幅度大了些,往一侧滑了一下,宋管事旁边的一个小丫鬟想搀扶却距离太远,就眼睁睁看她倒在地上。

那丫鬟恼羞成怒,抬头就瞥见旁边站着个小巧的女孩儿,衣着朴素,有些惊慌看着她。丹凤眼丫鬟一轱辘爬起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嘴里喝道:“让你这贱人绊我。”

《丰医足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