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婚色》婚色几许 小白文 婚色耽美

婚色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七明禾新书《婚色》由七明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白,方懿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想了许多种她的反应,但是唯独没有一种是如此冷静理

|更新:2021-02-07 05:02: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七明禾新书《婚色》由七明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白,方懿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想了许多种她的反应,但是唯独没有一种是如此冷静理

《婚色》免费试读

想了许多种她的反应,但是唯独没有一种是如此冷静理智的。没有撒泼,没有咒怨,没有骂人,没有欣喜,亦没有高兴,只有为什么。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送上门的不要,千辛万苦的要找到她呢?为什么在知道林思的房间里点了**的第一瞬间,想到的是她呢?唯一的答案是,她即将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合法生活同居人。

见他难得的沉默了,顾白再次开口,“既然如此,那我来说说。首先,最好的解决方案是,我们解除先前的契约。以后各过各的,当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方懿生本就严肃的脸此时听到这句话变的铁青,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不可能!”

顾白耸耸肩,她知道这只是妄想,反正提了也没坏处。“那么退而求其次,我们定下的契约法则中的所有条件还是不变,当然包括说好的各睡各的。昨晚发生了什么,还是那句话,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在两年之后,我们如期离婚。在此期间,除了双方有义务帮忙应付彼此家人之外,不会有任何生活上的联系,记住,是任何。私人空间不能破坏。”

“你是想让我们俩把昨天谈的所有内容都再谈一遍?”方懿生冷冷开口,有必要说的这么清楚吗?!“还有,你打算让我不负责任?”

“其实你该看来点,这件事情很简单,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例子。而这个例子,血淋淋的教导提醒着我,某人没有记住昨天谈话的内容。所以,我会不厌其烦的帮助你,直到你每一条能倒背如流即可。”顾白说的理所当然。对于昨天的事,她很在意,但是却介意不了。既然事情已经变成既定事情,不管怎样又挽回不了,还不如想好以后,为以后的安全做好打算。“至于负责任,我们都这么大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负什么责任,又不是封建社会了。”

“哦?血淋淋?****方懿生听完,眼睛微眯,释放出危险的光芒。

“无耻。”顾白脸一红,张嘴就来。

“***是你说出来的。”方懿生正了脸色,“对于你,我会负责。那些条约,我们以后可以当做不存在,这一生,你都是我的妻子,除非你自动放弃这一项身份。当然,就算你放弃了,我还是会对你尽赡养义务。”

“别!我说的话你怎么听不懂呢?我说了不必了,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必要这么死板!”若是按他说的,和他睡了一夜便得到这一生的温饱,顾白总是觉得别扭。可能,在这混混浊世,她虽然性格有些顽皮,但依旧有颗孩童般纯真的心。

“既然都不是小孩子了,那么我会对我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可以不接受,但是我也不会放弃。”方懿生说完便吩咐下面的事项,完全不拿她的抗议当回事。

“我已经打电话叫来送衣服来,你不用着急。今天星期六,你也不用去上课,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闻言,顾白又瞪了方懿生一眼。真的感觉像是掉进套子里,从遇见他开始,就没有好事发生过,套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来,简直把她闷的要透不过气。这个人,几乎集所有缺点于一身,自大,专横,独道,自以为是,完全听不见别人的意见,势利,无耻···除了他那身好皮囊,真是**的浪费,浪费在了他这个人渣上面!

电话铃声犹如惊天雷,在这个大的空荡的房子里面响了起来,乐此不疲,终不消停。

“你的。”方懿生听不下去了,提醒她去接电话。

顾白想也知道是她家里那位王千桦老师,见躲不掉了,这才慢的如蜗牛一般朝目的地前进。

“喂?”接起电话之后,顾白大气不敢出一声,闭着眼颤抖着睫毛,听电话里传来的质问声。她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每次放错后别人都拿她无可奈何。自从来到顾白的身体里,汪小白本身因为稀缺母爱所以对母亲这一角色的王千桦是小心翼翼,所以一听到王千桦她的母亲大人在往这边赶,立刻什么话也不说,丢盔弃甲,诚实面对自己的错用,勇敢承认,生怕毁了这来之不易的母爱。

“顾白,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你昨晚到现在这段时间,在哪里,做什么,和谁一起?!”电话里传来还依稀平静的声音。

“王老师···我承认错误。我···回来受罚,你听我解释···”顾白压低声音,颤抖着说道。

“谁在你旁边?为什么要压低声音说话?”王老师的耳朵也不是一般的灵敏。

顾白刚准备说没人,一扭头就看到离她一拳之远的方懿生,吓了一大跳。他的脸上有些笑意,显然是听到了刚才的谈话的。她准备淡定的有志气的回没人的时候,这该死的罪人又一如既往的犯罪了。

“顾伯母,我在她旁边,小生。”方懿生一脸游刃有余的回道,脸上还笑眯眯的。

顾白一下子有了掐死这罪人的冲动。

“小生?”王老师好像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在电话的彼端回忆。

顾白趁这个空档冷冷地嘲笑了方以生一番。看吧,以为谁都会把你放在心上吗,自大狂!就在顾白第一次在即将面对母亲大人的狂批还高声歌唱的时候,激动的声音打破了她心中的欢愉。

“小生?!”王老师明显是想起小生是谁了,声音亢奋不止。好似即将不是顾白嫁人,而是她本人要嫁人,或者说比本人嫁人还激动。

方懿生好死不死的冲顾白露了一个得胜的笑脸,然后从她手中抢过,注意,是用抢的电话,沉稳雄厚的声音恨不得尖细轻柔得好比女人,“顾伯母,是我,小生。”

顾白看着自己被方懿生一根一根被剥离电话的手指,然后看着他沉着冷静的脸却配上了献媚的语气,一阵恶寒。她家的王老师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到了,只看到某无耻之徒连连应好。

“嗯,好的···好的···妈,您放心···她很好。”方懿生说到这里看着顾白的脸继续无耻的笑。

笑笑笑,让你笑!还妈,你怎么不去死!顾白恨不得咬碎一口钢牙,她别过脸去,决定不再和这混蛋直视。

“嗯,她很听话,很懂事,没有惹麻烦,您不用担心,我等会会把她安全送到的。嗯,你放心···好,那您先去忙···嗯,好,再见。”方懿生终于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顾白。

他看着顾白,笑意晏晏,“走吧,妈在家等着我们呢!”

《婚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