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室家》室家家室的区别 激H 室家下克上

室家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室家》由网络作家丹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朱清晨,沈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大成,你说蓁蓁能不能醒啊?” “那周郎中

|更新:2021-02-19 10:02: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室家》由网络作家丹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朱清晨,沈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大成,你说蓁蓁能不能醒啊?” “那周郎中

《室家》免费试读

“大成,你说蓁蓁能不能醒啊?”

“那周郎中不是说了嘛,得看造化!我就不明白了,晾个衣裳还能从凳子上摔下来……”

“大成你怎么这么说啊,蓁蓁今年才6岁,你娘就让她晾衣裳,那竿子那么高蓁蓁能够得着吗,那不得踩板凳啊,蓁蓁这么小哪儿能把那么沉的衣服搭上呢!”

“你能不能别搁这儿乱说说,我娘怎么啦,村头老高家的二妮子可早就去割猪草了,她可才比蓁蓁大一个月!再说了,这又不是我老余家的种,白吃白喝的不得干点儿活儿啊……”

“你说什么?余Chun成,你当初说的什么你都忘了吗?志儿前两个月受的伤是假的吗?好,我忍。不过,如果蓁蓁有什么事,我陪蓁蓁去之前定要把你娘也拉上!”

“李大翠你可别忘恩负义!当初那个病秧子病的时候你可是把家什儿都给当了的,他死的时候你们连张破席子都买不起,是谁给钱买的棺材?又是谁看你们母子三人没饭吃收留了你们?是我!是我余Chun成!你现在竟然威胁我娘……”

“是,是你!可是是谁忘恩负义?如果没有那个”病秧子”你现在还活着吗?沈哥真是瞎了眼救了你!是,你收留我们母子我特别感激,我以后也定会报答于你……”

“你拿什么报答啊?与其以后,还不如直接嫁给我呢……”

“余Chun成你能不能别老听你娘的!你也知道,我永远不会再嫁!还是说?你当初收留我们的时候就存了别的心思?”

朱清晨模模糊糊地听着这一段没头没尾的话,老铁让人把她送回租的房子了吗?谁在看电视?闺蜜?不会吧,那家伙去澳洲度蜜月了啊。林宜一?有可能,不过这家伙也得体谅一下病号吧,不对呀,林宜一虽然看着有些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可细心了呢,她应该不会这么粗心吧。还有谁呢?小偷?哪个小偷会不偷东西反而看电视的,而且老铁也不会把她个病号独自留在家里吧。

不想了不想了,头好疼啊,也有可能在医院吧,或许是哪个无良的家属在看电视呢!好冷啊,医院的被子这么紧缺么?

“嗯……护士……”朱清晨刹那间清醒了,这不是自己的声音!虽然声音有点沙哑,但是明显的稚嫩,和自己那向来”知心姐姐”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蓁蓁,蓁蓁,你终于醒了……吓死娘了……”听着床边那个女人在嘤嘤的哭泣,朱清晨心里一片紊乱。

肯定是做梦,肯定是做梦……到时候醒了就好了。朱清晨自我安慰着。还是回家吧,为什么还要呆在外地呢,舍不得即将的部长之位吗?还是始终是没有彻底的放下?忽然有些自嘲,为了逃避一个或许已经把自己忘了的人,而宁愿与亲人千里相隔?现在想想,还真好笑。好冷啊,梦里也会冷吗,朱清晨胡思乱想着又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点着微弱的油灯,灯光忽闪忽闪地不禁让人担心它下一秒是不是就会灭了。朱清晨睁着眼睛望着上方结满蜘蛛网的横梁,她不仅打了个寒颤,刚才那不是梦么?如果是梦,那为什么还会梦到这个地方?为什么感觉这么真实?“啊……”还是那个声音。她犹疑地坐起身来,胳膊好疼,这是、我的手?好小的手啊,而且好瘦,指甲盖里满是泥渍。她感觉这就是她的手,因为那手会随着她的意识而动。慢慢掀开”被子”,姑且也算是被子吧,薄薄的一层,里面不知道塞了些什么。不出所料的看到了一双短短的腿,腿上还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粗布裙子。她慢慢的下了床,找到一双颜色发灰的小布鞋,鞋面绣着一丛兰花,兰花很逼真,就是颜色有些暗淡了。在这个不到五十平米的小屋里转了一圈,她看到有一个破旧的柜子,一张方形小桌子,小桌子上有一个粗瓷大碗,再就是那张她趟过的床了,床和现代的双人床差不多大,只不过也是很旧就是了,床脚边有张小板凳,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朱清晨重新坐回了床上,掐了自己一下,好疼,不是做梦。那、我是死了吗?

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一个矮矮的小男孩儿,大约2、3岁的样子,脸很瘦,不过一双眼睛很大,在烛光的映照下很是灵动。他穿着一身洗得已经看不出原色的衣服,是斜襟,腰间扎着一根玄色腰带,脚上穿着一双单布鞋。

他手上端着一碗黑黑的东西,朝朱清晨走来。

“姐!你醒了!娘猜的真准!这是娘好不容易问余NaiNai要钱买的药,你快喝下去,喝下去就好了!”那个小男孩兴奋的边说着话边踩着床脚边的小板凳爬上了床,把那一碗黑黑的东西端到了朱清晨面前。

“姐,快喝呀!娘为了问NaiNai要钱买药差点儿和余NaiNai打起来了呢!”那个小男孩认真地看着朱清晨愤愤的说道。

朱清晨现在脑子里还是没有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小男孩的衣服和这碗浓浓的草药无一不在提醒着朱清晨这不是她所熟悉的生活。

我是死还是没死?沈清不由得呆滞了起来。

“姐?你怎么了?”小男孩担忧的问道。

“嗯?”朱清晨下意识的答应了声儿,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是死了之后到别人身上了么?

“姐!”小男孩见朱清晨还是在呆滞着,不由紧紧地抓住了朱清晨的手。

“怎么了?”朱清晨目光迷离的望着小男孩,脑子里还在想着别的事。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会不会是做梦?这种发生在小说和电视剧中是事情怎么可能真正发生呢?

“姐!你怎么了!”小男孩大声的叫了起来。

还是先应付过去吧,不过还是不想喝草药,记得以前喝过一次,喝下去之后又全部吐了出来,从此留下了深刻的阴影。朱清晨于是道:“娘……为什么差点儿和余NaiNai打起来啊?”嗓音还是那么沙哑。

“唉……还不是因为余NaiNai不想给娘钱,说什么治了也是白治,人不知道感恩那就不必再付出,姓沈的娃子啥时候姓余了再治也不迟……”小男孩儿见朱清晨正常了马上就接上了话,他开始说的时候还很气愤,但到最后声音直接低了下去,朱清晨好不容易才听清。

“不过姐你别伤心,以后我一定会让你和娘过上好日子的!咱们再也不会屈居人下!”小男孩儿踌躇满志地道。

朱清晨刚开始只是惊讶于小男孩的敏感与聪慧,现在直接是对于他的懂事与言辞而震惊了!一个2、3岁的小孩子啊!

“弟你今年多少岁了来着?”朱清晨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5岁了呀,姐你怎么不叫我志儿了呀?”志儿疑惑的看向朱清晨。

哦,5岁了呀,5岁说出这些话顶多算聪慧,吓死了,还以为他也是穿的呢!不过这个男孩已经5岁了却长得只有2、3岁的样子,真的是严重营养不良啊!

“哦,姐只是感觉头好疼啊,有些事情好模糊,一想头就疼。志儿能和姐讲讲家里的事情吗?”朱清晨装着十分苦恼的样子说道。

这应该就是做梦吧,怎么可能是真的呢!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做这么离奇的梦。

“蓁蓁,你头还疼吗?唉,周先生说虽然板凳不高,但你摔下来的时候没有防备,摔到了头……”一个女人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她头戴深蓝色包巾,上身穿着洗的发白水蓝布的圆领襖子,腰束布带,下着米黄色粗布裙。面容很憔悴,眼角甚至有了几条细细的皱纹。她叹了口气,接着道:“蓁蓁,佛祖保佑着呢,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女人与其说是在对朱清晨说话不如说是在祈祷,她放下碗虔诚的双手合十看向外面黑通通的天空。

“嘶……我一想头就疼,婶婶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呀?”朱清晨竭力地想象着5、6岁的小萝莉该有的语气,只是实在是不知道该表现出何种表情。

“婶婶?蓁蓁,你再叫一遍!你叫娘什么?”女人不可思议的看着朱清晨好像要把她看到墙里去。

“娘……”朱清晨惊恐的看着女人,好像被她给吓着了一般。

她这才有了一丝真实的感觉,难道这是真的?

女人坐在床沿上一下子把沈清抱在了怀里,不一会儿朱清晨就听见了轻微的抽噎声,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好像要把脏腑都哭碎一般。

朱清晨听着女人悲痛的哭声,不仅也悲从中来。

这才反应过来,那个世界的我真的死了么?为什么呢?那父母姐姐呢?永远都见不到他们了吗?以前只是地域相隔,现在是时空了么?说好了这个月要回家的,她死了要让父母怎么办!难道真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么?闺蜜呢?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吧!为什么为什么!我还那么年轻啊!我还没见他们最后一面呢,让我见最后一面也好……朱清晨越想越觉得悲伤,和那个女人一起哭了起来。

“蓁蓁,蓁蓁,不怕不怕啊,娘在这儿呢,娘以后一定会保护你们,不再让你们受这种苦!”那个女人抱着朱清晨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让朱清晨痛楚的心里有了一丝清醒。

朱清晨慢慢地从女人的怀里挣脱出来,不可思议的望着女人,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这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蓁蓁?你怎么了,你别吓娘!”女人担忧的看着朱清晨道。

《室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