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铁血王妃难自持 主角是顾筠,元霜的小说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弱受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

穿越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是云深何处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筠,元霜,书中主要讲述了:说打架也太小看他们了。正确说来,是一个白衣人与一群黑衣人在用武术混合剑术在作生死较量。在这冷冰器时代,打架的确要用刀剑了,还用上武

华夏天空|更新:2019-08-21 00:10: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是云深何处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筠,元霜,书中主要讲述了:说打架也太小看他们了。正确说来,是一个白衣人与一群黑衣人在用武术混合剑术在作生死较量。在这冷冰器时代,打架的确要用刀剑了,还用上武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免费试读

说打架也太小看他们了。正确说来,是一个白衣人与一群黑衣人在用武术混合剑术在作生死较量。

在这冷冰器时代,打架的确要用刀剑了,还用上武功,顾筠还是第一次亲眼欣赏着这古代的免费武打大片。

黑衣人人多势众,举起剑围攻着白衣人。

但是白衣人的功力和剑术都不赖,几个来回始终没有落于下风。

白衣人的身形突然一顿,似是受到重创,身形轻微摇晃着。

咦?

白衣人殷红的嘴唇泛着乌青,这是……中毒了。

黑衣人趁势加快进攻白衣人。

该死!白衣人拧着眉心,稍显烦躁。这群人就像苍蝇一样不死心,黑衣人重重包围,他只好运轻功飞身越上楼顶撤退。

可恰巧,就飞身上了顾筠所在的楼上。黑衣人也相继跟着掠上来,顿时吓倒一众吃客,人们纷纷躲避,唯恐惹上无枉之灾。

“二小姐,快跑,这里危险!”元霜起身拉起顾筠。

战况刚好蔓延到顾筠身边。白衣人一个灵活的闪身,避开黑衣人的一记大刀,大刀打空,铿锵有力敲在顾筠所在的桌子上,桌子顿时四分五裂,滚落一地的点心。

“啊!”元霜吓得尖叫,顾筠嘴角抽搐着,仍端坐不动如山,丝毫不怕被央及,这敢情好,近距离观看武打大片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待遇。

“喂,你们打翻我的点心了。”顾筠声音不高不低,却让打斗双方短暂停了下来。顾筠面色不善,她没有当场发飙算是客气。要是按以前的性格,她一身的毒药早就让对方痛不欲生了。

白衣人一愣,此处基本被拆成废墟,食客们都逃的无影无踪,而这个小丫鬟不仅不逃,还向他讨要打翻的点心?

她不是太蠢就是太自信!

白衣人用剑格挡开黑衣人的刀锋,猛然旋转着,剑尖随着划出的轨迹避开黑衣人的攻击。

白色的衣袂在空中翻飞,顾筠不得不承认,这个姿势还是挺帅的,但是也……相当的装逼。

明明身中奇毒……

“小丫头,得罪了!”,白衣人还算君子,在生死关头还抽空来道歉。

嗯,不仅如此,他还抽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两,隔空抛向顾筠。

“小丫头,这就当是我的赔礼吧!”顾筠手在空中一捞,手里摩擦着金属特有的触感。好在胜在出手大方,顾筠马上对他改观。

就看在这锭银子的份上,给他一点提示吧。

“白衣,流昱毒若在两天内不解的话,性命堪忧。”

白衣人的眼神的瞬间变得冷冽,她怎么知道……?

黑白身影越战越远,元霜摸着心脏,嘀咕着…“他们还要去别处破坏啊?”

“如无意外,白衣人很快就会落败,他们也破坏不到别处了。”顾筠看着远去的身影点评道。

“哎,可是他看着挺能打的。”元霜不明地嘀咕,白衣人明明很厉害的样子,看他温润如玉,被杀了可惜了……

顾筠笑着摇头,看见一堆残桌短椅里,有样物件在暗处发出金黄的光。

此时,远在东宫太子府的秘室里,一个刻着龙纹的水晶球似有感应,整间秘室顿时光芒四射。

纤纤素手捡起地上的物件时,光芒已隐去了。

顾筠拿到眼前仔细端详,此物呈龙形,玉绿色,只有半个巴掌大小,非金非玉,不知是什么材质,触感温润,顾筠摸着莫名的顺手。

“小姐,我们出来这么久了,还是赶紧回府吧。”刚才的打斗明显是吓坏了元霜,她紧张地缩着脖子。

顾筠点头同意。

也好,来日方长。今晚出来也未作什么准备。

她需要好好研究园子里的草药,至少要备上一些毒药防身才好出来混。

她们沿着来路回去,在街道拐角处,突然一把剑横在顾筠胸前,随着一声低喝,“你们是什么人!”

“啊!”元霜吓得尖叫。

顾筠无奈抚着眉心……古代的人都这么喜欢舞刀弄剑的吗。

顺着抓剑的手看去,这是一个横眉的女子,一身明黄纱裙,朱唇皓齿,肌肤胜雪,乍一看去,是个美人,正趾高气昂地看着顾筠。

“你又是什么人,这样随意拿着剑指着别人很没有礼貌好吗?”顾筠没好气接口。

纱裙女子没想到顾筠这样一个小丫鬟在她的剑下,毫不惧怕,还语带不满。

纱裙女子不禁怒目圆瞪,竟敢说她没有礼貌?“少废话,把东西交出来!”

把东西交出来?是指她刚才捡到的龙形物件吗?顾筠虽然有些不舍,但这本是他人之物,交还出来合乎情理。

“咳!咳!惊羽,不得无礼!”这时,女子身后一把声音传来,顾筠这才发现后面还有两人,其中男子身着白衣,长身玉立,不就是刚才打斗的白衣人么?

嗯,这人还在生呀。

搀扶着他的是另一青衣女子,看来是有救兵相助,怪不得能摆脱黑衣人的追杀。

但是中了流昱毒,死只是早晚的问题。

“白衣,你这是什么意思?”顾筠看着他乌青的唇色,眼底也泛着青色,毒素正在他体内扩散,莫非是……

再次听顾筠唤他为“白衣”,白衣人不仅没有怪罪,似乎听着还挺顺耳。

白衣人拱手说道,“小丫头,多有得罪了,惊羽,放开剑。”

“是,主子。”叫惊羽的女子语带不甘,她唰一声把剑放入剑鞘,手紧握剑柄盯着顾筠,仿佛只要顾筠一有异动,马上出手格杀。

“白衣,你这是有求于人吧,我看着这个叫什么惊羽的,特不顺眼。”意思是让惊羽离她远点。

“惊羽,你先退下!”白衣人命令惊羽,主子的命令她不得不从。

惊羽退开两步,横着眼,主子对别的女人从来没有这么和颜悦色过,一阵醋意泛上心头,看顾筠的眼中充满敌意。

嗯?是把她当作情敌了?顾筠好笑地看着,这惊羽也想得也太多了吧。

“小丫头……”

“还有,我名字不叫小丫头!”顾筠纠正道。虽然她的身形瘦削,纤纤细腰不盈一握,但是她的心理年龄也有二十五岁了。

“咳,好,敢问姑娘尊姓大名?你是如何得知,我体内中的的流昱毒,不知姑娘是否有解药?”白衣人仿佛说话不喜绕弯子,对顾筠直言心中的问题。

这流昱毒,来自神秘的北炽国,这也是他的手下多方打探才得知的,就连天山卓老也无法可解。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