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琉霞瓷生》琉霞瓷生莫惜春衣 kuso 琉霞瓷生无广告

琉霞瓷生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琉霞瓷生》是莫惜春衣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锦瑜,唐芯,书中主要讲述了: 文武花会本应设在宋锦瑜在京城的住处,但这院落不大,招待不了那么多人,顾春衣又是失明,宋锦瑜也怕有人不怀好意伤害到她。 好在京城这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7 18:07: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琉霞瓷生》是莫惜春衣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锦瑜,唐芯,书中主要讲述了: 文武花会本应设在宋锦瑜在京城的住处,但这院落不大,招待不了那么多人,顾春衣又是失明,宋锦瑜也怕有人不怀好意伤害到她。 好在京城这

《琉霞瓷生》免费试读

文武花会本应设在宋锦瑜在京城的住处,但这院落不大,招待不了那么多人,顾春衣又是失明,宋锦瑜也怕有人不怀好意伤害到她。

好在京城这种情况的不止宋锦瑜一个人,以前考中进士者非京城人士的,大多租赁酒楼或园林,比如京城民众可以游览皇家园林景区---瓮山泊,平时并不出租,除了文武花会外。

顾春衣刚听到这名字,一怔,这不就是昆明湖的前身吗?不过这确实不是顾春衣前世的历史朝代,地域名都不一样,顾春衣前世看古书,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这么热衷改地名,比如临安改成杭州,广陵改成苏州,

没见过有多好听,反而把历史风韵弄没了。

这还不是大事,但把这个名改成那个名就比较严重了,导致后人经常“隔江”对怼文化风俗饮食等等,如唐朝景云二年(711年),把“泉州”(福州)改名为闽州,而以原来设在现在南安的武荣州命名为泉州。这样,“泉州”这个地名才从福州移到闽南。有些遗产说泉州的,有可能其实是福州,但后人有些不清楚,因此经常出现:“这是我们这里的,你们不要脸.....”每逢遇到这种事,顾春衣这样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总是表面“呵呵”,心里面想“关你们嘛事呀,好象怼赢了就能带回家似的。”

瓮山泊东边最高最大的建筑文昌阁,供奉的是文昌帝君,西边最高最大的建筑是宿云檐,供奉着昭烈武神,文东武西,寓意大天梁江山文武辅弼。

连接着文昌阁和宿云檐是蜿蜒曲折长廊、长廊的每根枋梁上都有彩画,有山水人物,有花卉翎毛,画面溢彩流金,令人赞叹不已。在长廊中穿花拂柳,漫步观湖,联殿通阁,步移景换,变化万千。

顾春衣命人在每最佳观景处旁边摆上精美的糕点,放上小碟,供宾客自取,类似于自助餐会,众人不必拘坐一处,可四处走动寻友聊天。

这样的想法绝大原因是因为她和宋锦瑜并不是京城人士,不知道京城盘根复杂的关系,按官职安排吧,又不是开朝会,容易落人口实,亲疏关系吧,她和宋锦瑜都是瞎子一摸黑,得罪谁都不知道。

她这提议解决了这个问题,宋锦瑜本就是“我家春衣太聪明了,什么都难不倒她。”一听更是拍双手赞成,就连唐博远也觉得此举甚妙,对宋锦瑜来说他一个刚入京城的举子,如果这么快就熟知京城勋贵的恩仇,反而让有心人士怀疑他心机颇深,毕竟文武状元,谁不忌惮他?恐怕皇上都会怀疑一二。

这小子命太好,什么都不用管就有顾春衣替他打点,反而自己那个妹妹,唐博远叹了一口气,比顾春衣还大两岁呢,还是那样不谙世事的天真。

他还是心疼顾春衣,眼睛不好还得操心那么多,这一心疼,连带他就帮忙许多事,虽然是情敌,可是他绝对不是帮他,而是帮顾春衣的,他心里自我安慰着。而且锦春阁他也是有股份的,他现在采取渗透战略,有事没事都能和顾春衣说上一二,这还是向那个不要脸的文武状元学的。

放糕点的小碟都是陶坊炼制的餐具,形制优美,高雅凝重,各种形状、颜色的糕点放在上面更显得精细华美,相得益璋,让人垂诞欲滴,胃口比平时好上几倍。而旁边侍女托盘上的杯子上氤氲阵阵茶香,刚到的宾客早饭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从门口到这里又走了一段距离,个个早已饥渴不已,看到精美的糕点闻到茶香,即使再矜持的人也忍不住吃上几个糕点,再喝上一杯茶。

还没看到状元时,就有人惊呼不虚此行,好几个人已问侍童侍女,餐具、茶叶、糕点哪里有卖,李荣带着侍童和侍女依次礼貌地递上一张类似前世的名片,上面右上角是顾春衣手绘的图案,陶坊的每件陶具背部都有一样的标识,中间较大的是宋锦瑜亲手写的篆体字:锦春阁,下面一行小字是锦春阁地址,背后也是三个篆体字:贵宾卡,下面两个小字:八折。

不要说这张名片的打折功能,懂行的人第一次看到这种宣传手法和文武状元亲笔书写的字,就知道其中的价值,急忙放入囊中,有些人还开口想多要几张,却被微笑摇头拒绝。几个没注意到这些的人拒绝领取,过后个个捶胸顿足,悔得肠子都青了。

因为今天发的这些名片,开头还有人拿着去打折,只是打完折后锦春阁就收回了。过几年市面上渐渐少见了,有人开始出高价收购,到后来便有价无市了。

众人一开始还没感觉,后来发现这样的聚会十分有趣,可站可坐,可三五成群,不喜欢或感觉无话可说了可走开,觉得十分惊奇,大饱口福后,和认识的人也大多叙话告一段落,便在侍女的引导下前往最宽敞四面皆可观看的八角重檐寄澜亭,此时的寄澜亭绑着纱扎的拱门和栩栩如生的花,非常漂亮。

布置的时候唐芯曾问顾春衣:“为什么不用真花?现在这季节,京城还是有许多花的,省事又简单。”顾春衣回答:“因为真花的香气会冲淡或混了茶的香气。”唐芯看着顾春衣几乎素颜的脸,若有所思。

了解情况后今天的唐芯穿着式样很简单的雪白镶花的长裙,长裙由京城最贵的绣楼最好的巧娘精心设计、精雕细琢而成,那丝丝线线刻画的雪莲活灵活现。因为怕脂粉也影响了茶香,她几乎素颜,只涂了淡淡的一层粉唇。反而显出本来白里透红的皮肤来,加上那件曳地长裙完美的垂感和弧度勾勒出挺拔而修长的身材,本来八分颜色现在显出十一分来。

若是顾春衣没有失明,肯定会赞美现在的唐芯一句,本来就是嘛,十五六岁女子,如刚出头的春笋,鲜嫩得很,干么学着三四十岁的妇人浓汝打扮,生生显老又俗气。

《琉霞瓷生》 免费阅读章节

《琉霞瓷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