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我一生一世》倾我一生一世念沈清澜 娘受 倾我一生一世Size Queen

倾我一生一世

穿越已完结

新书《倾我一生一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南茶,主角赵芸,江烬雪,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吴郎中还没进门就听到二个孩子哭着叫娘了,心里也叹息,这女人也可怜,不知又出啥事了。待进的屋里,看到赵芸的脸色,又看到如雪拿着血红

|更新:2019-10-06 06:05: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倾我一生一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南茶,主角赵芸,江烬雪,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吴郎中还没进门就听到二个孩子哭着叫娘了,心里也叹息,这女人也可怜,不知又出啥事了。待进的屋里,看到赵芸的脸色,又看到如雪拿着血红

《倾我一生一世》免费试读

吴郎中还没进门就听到二个孩子哭着叫娘了,心里也叹息,这女人也可怜,不知又出啥事了。待进的屋里,看到赵芸的脸色,又看到如雪拿着血红的帕子给赵芸摁头,便觉出不好。“丫头,去给你娘煮点糖水。”

如雪哭的一抽一抽的“我家没糖。”

吴郎中嗯了一声,不在说话。看看赵芸的额头,皱皱眉头:“这是用什么打的,伤成这样。”嘴里说着手下不停,从医箱里拿出些创伤药粉撒上去,给赵芸把头给包了。然后把把脉:“气血两亏,身子也虚,失血又多。我开几幅药,你们二个丫头煮给你们娘喝。”

烬雪点头答应了。吴郎中想写方子,又道:“算了,方子先不写,抓紧时间回去跟我拿药吧。救人要紧。”

于是背了医箱到了堂屋,对杨氏关系密切:“这诊金谁付?”杨氏抬抬眼皮:“谁看病谁付啊!”“付什么付!老子哪有钱!这败家娘们儿,一刻不消停。就破点皮还用吃药花钱!老子没钱!”

江烬雪气的心口直疼,咬着牙憋住自己要骂人的冲动。江如雪就忍不住了,哭着大叫:“娘头破了还不是你打的!”

江照春一听了不得了,一嗓子吼起来:“还敢跟我顶嘴啦!老子养了一群白眼狼,不懂感恩的狼!老子养你们几个赔钱货,还敢跟我顶嘴!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白眼狼!”他这一吼,如雪和瑞雪又吓的大哭起来,江照春屋里似乎气疯一样大叫,将床边的茶杯狠命的一砸:“哭,哭!哭他娘丧啊!老子还没死呢!再哭撕了你们的嘴!老子这是造什么孽养你们这些哭丧的!我亏啊,我亏死了啊……”

吴郎中听不下去,皱着眉“诊金先欠着吧,你跟着我来抓药。”他喊了烬雪一声,便扭身出来。杨氏和江照明,江照堂也出来了。杨氏道:“这喜礼钱用麦子抵吧。照堂你去搬五十斤麦子吧。”

如雪一听连忙跑出来,抱住杨氏的腿:“奶奶,我们家就一百斤麦子了,奶奶,别拿走啊。”

江烬雪忍住心中的怒火,也上前哀求道:“奶奶,我娘这样也要吃药补身子,奶奶,求您把粮食留下来吧。”

杨氏不耐烦的推开两人:“小孩子懂什么!”她走到厨房看了看,就一点米和玉米面,灶上就半碗油,和半罐盐,啥也翻不出来。

这亏的赵芸生怕江照春知道她买了许多盐,都藏了起来,所以灶上也找不到。

杨氏拿起盐罐,对烬雪说:“你三叔办喜宴,正好用盐,这盐就拿给三叔用。”

烬雪和如雪自然不同意,双双拦住她:“奶奶,你拿走了,我们吃什么啊!”瑞雪哭着抱住杨氏的腿:“奶奶,奶奶,给娘留点,留点。”

杨氏毕竟还算疼孙子,看到瑞雪哭着求她,便从罐里挖出二勺放小盘里:“这够你家吃的了。”说完,便和院子里二个儿子一起离开了。

吴郎中在门外站着,别人家的事儿也不好管,于是便唤了一声,带着烬雪回去抓药。烬雪回来煎了药端进屋,赵芸也醒了,喝了药,躺在床上流眼泪。

江烬雪看她这样,心里也跟着难受,给她擦擦眼泪:“娘,别哭了,你好好养身子。家里有我呢。”

赵芸翻个身,用薄被盖住头,身子一抖一抖的。

江烬雪拍拍她的背,唤了瑞雪过来,给他擦擦脸:“三弟,大姐去地里浇水,二姐去割猪草,你在家照顾娘可以吧?”

瑞雪点头:“好。”江烬雪摸摸他的头,叹息道:“三弟乖。”

如雪肿着眼睛提了蓝子又去割猪草。江烬雪去了鸡窝,以前小鸡下了蛋,江照春都拿去卖了花钱玩了。这一个月来,江照春不能动,倒是存了些鸡蛋。家里有十二只鸡,二只公的,十只母的。有四只还小,不下蛋。有六只下蛋鸡,有时一天下一只,有时二天下一只。如今存了有一百只蛋了。江烬雪放提篮里便想着明一早提街上去卖。一只蛋一文钱,卖上一百只,得一百文,买些红枣给赵芸补补血。

江烬雪去地里浇完了水,回家又给赵芸煮好了药,煮好饭,端给江照春吃了,弄好后洗了睡在赵芸旁边,小声的说:“娘,我明天去集市卖鸡蛋。有一百只了。”

赵芸沉默一下,点点头,也小声的说:“一百只鸡蛋你提不动。厨房草垛子底下有几块砖头,最大的那个下面压了钱袋子。你拿上二文,明早去村头大槐树下坐李伯的牛车。”

江烬雪想想也是,自己没去过集市,以前的江烬雪也许去过,但是自己不记得了,坐着牛车去还是保险点。

赵芸又小声说:“集上有卖肉包子的,一文钱二个,你明儿饿了买些吃。”江烬雪点头,心里微微难过,赵芸都这样了,心里还时刻想着让孩子过的好点。

江烬雪起个大早,交待了如雪做早餐,自己提着蓝子便去村头了。一百个鸡蛋有十几斤,再加上篮子,刚开始也提的动,但是越走越累,到村头时也气喘吁吁了。

李伯牛车边也站了几个村妇,看到她都围着上来:“烬雪啊,听说你娘被你爹打破头了。”江烬雪点点头,脸上有抹愁容。那几个村妇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这真是倒了八辈子楣才嫁给他的啊,天天不是打就是骂的,咋过的哦。”

“可不是,听说他那腿也是逛窑子摔的,都穷成那样了,还逛窑子。”“最可怜的是三个孩子哦……”

李伯咳嗽一声:“行了,上车吧。”

村妇一个个都爬上车,江烬雪坐在最下边边角,手里紧紧挽着篮子,生怕掉下去摔了蛋。坐牛车到底快些,半个来时辰就到了镇边。李伯又说:“都知道规矩了吧,我回村再拉人,一个时辰左右还到这儿。”

江烬雪问了一个村妇集市的方向,便提着鸡蛋走过去。还没走几步,就听到有敲锣的声音,好多人都从家里出来挤到了路上。江烬雪怕被推倒了砸鸡蛋,所以不敢乱跑,被人群挤着到了路旁。周围人便议论起来:“真是活该啊,丢人现眼。”

《倾我一生一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