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叠生》迭生 第五章 终难全 叠生娘受

《叠生》迭生 第五章 终难全 叠生娘受

发布时间:2021-02-03 05:01:5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公子窃玉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萧盏,卫带的小说是《叠生》,它的作者是公子窃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刚下马车,就看到婢女应珊匆匆迎上前,脸色凝重。

>>>《叠生》在线阅读<<<

《叠生》免费试读


刚下马车,就看到婢女应珊匆匆迎上前,脸色凝重。

应珊掩饰不住内心的着急,伴着萧盏入了府,便快而疾地小声说:“弈书大人在后院。”

看应珊的表情,萧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

后院的门紧闭着,两侧有婢女把守,婢女们个个都是欲言又止,难过肃然的样子,一看到萧盏,立刻齐齐跪下。

应珊上前开门,门开了,正好看到弈书转过身来。

萧盏带了碧喜应珊上前,身后院子们迅速关上。

婢女环儿跪在地上,头低埋着,像一团软泥。

“郡主,被人买通的,正是环儿。”弈书言简意赅地禀告。

这时碧喜已经从屋里取来了萧盏的鞭子,灵韧的血色鞭子,满缀着细小的倒刺,是萧盏的武器,也是惩罚人的工具。

萧盏没有接过鞭子,院子里一时静默如夜。

萧盏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咬牙切地挤出六个字:“环儿,很好,很好。”

环儿自知大错铸成,不敢抬头,缩在地上,颤抖得厉害。

“环儿,你倒说说,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让你背弃了自己的姐妹?”萧盏温和地问,温和是暴风雨的前兆,越是温和,萧盏心里的怒气越盛。

“是蕊夫人娘家陈府中的侍卫。”弈书替环儿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萧盏缓缓道。

“陈府管家允诺郡主出嫁后,就让他们远走高飞。”弈书继续说道。

萧盏笑了,慢慢重复道:“远走高飞呐……”

环儿跪着,低了头,浑身颤抖,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萧盏走近到了她面前,俯看着眼前抖成一团的环儿,突然一手抓住了环儿的胳臂,像拖着一麻袋重物般地用力拖了环儿往外走,一路上婢女们吓得纷纷跪下,萧盏仿佛什么都没看到,生生拖了早已瘫软无力的环儿上了马车。萧盏一只手捏着环儿的脖子,一手驾车,扬鞭策马,一路往落空山飞奔而去。

碧喜、弈书没有迟疑,飞身上马跟了上去。

萧盏掰着环儿的肩脖,生生把连摔带滚得环儿拖上了南坡。郡主府所有逝去的人都葬在那里。

南坡一端矗立着新添的七座小坟。空气中仍然稳得到新翻泥土的气味。

惨淡的白幡在风中盈盈飘动。

萧盏用力地一把把环儿推到地上,指着那一座座的小坟,语气异常激动却又以平和地速度说:“你看看埋在这里的人。她们,都是我的姐妹。”

郡主府的婢女们都是孤女,自小一同接受训练,情如姐妹。这些女孩子们,是细心体贴的婢女,是身怀绝技的侍卫,是精明得力的助手,跟随了萧盏近十年。

这些人也曾是环儿的姐妹,也曾在圆月下发誓:姐妹一心,义比金坚。

环儿心里愧疚后悔,万般难受纠结在一起,眼泪止住了,呆呆地望着这片安静的坟茔,心里窒息压抑得厉害。

这时碧喜和弈书也赶到了这里,看着萧盏迎风而立,衣袂蹁跹如雷雷战鼓声中的飘扬的旗帜,一静一动间积蓄了说不出的力量,一时间不敢上前。

萧盏走到第一座坟前,轻轻拂去墓碑上的新沾染上的尘土,目光柔和,嘴角含笑,像是谈论起自己的家人:“漱玉你最累,你呀,总是Cao不完的心,一会儿惦念着这个丫头做错事被罚,一会儿又担心那个丫头粗心大意照顾不好自己。”

转身又走向第二座小坟,说:“素心你总学不会谨慎,什么人都愿意相信。同情心太多可不是好事,难得漱玉什么事都替你担待着。不然呀,你的错早够罚你在暗室里呆上几百年。”

“我还记得你最喜欢花园那株国色天香,等到花开的时候,我让人把第一束给你送来。”萧盏轻轻拂去落在墓碑上的树叶。

“你呀,总惦记着碧喜亲手做的糯糯的绿茶糕,别以为我不知道,每次你都趁碧喜给我送来之前偷吃。”萧盏笑嗔道,笑着笑着,眼角笑出了泪光。

“还记得第一次试剑的时候,你那招燕剪双fei,真叫人惊艳。师父说,你是练武的材料,只可惜小时候没被照顾好,身子弱了些。”

“虽然你平日很沉默,不如别的丫头引人注意,可是我知道你是最细心的那个。”

萧盏站在最后一座小坟前。墓碑上润Chun两个字刚劲深透,仿佛嵌入了毕生的情。萧盏说:“润Chun,你下葬的时候,我没有来。我不敢见你。你让我如何向南家公子交待?”

碧喜咬着下唇,强忍着泪水,润Chun,可不是下下个月就要嫁给南家公子了么?润Chun在窗下绣枕头,镜前试簪花的羞怯样子,似乎就在昨天。姊妹们都嬉闹打趣说:瞧瞧,润Chun恨不得立刻嫁过去呢。真是嫁出去的姐妹,泼出去的水。

冷风刮过,七面白幡迎风舒展,像七尾努力游动的鱼。

萧盏淡红的长袍猎猎飞扬,像是翻飞的血,经过时间的洗磨,沉淀成无法淡去的痕。

“你想要和心上人远走高飞,那润Chun就该死么?”萧盏陡然冷声道。

环儿的泪似乎已经流光,怔怔地盯着地面凸起的黑石,呆呆的,像是失掉了灵魂。

那样明显的圈套……碧喜在心里想,环儿平时那么个机灵的人儿怎么会不明白,为什么明知是陷阱,还要往里跳。

用手指轻轻顺着南家公子为润Chun手书的墓碑,那份倾尽一生心血般的力劲让看者心惊,萧盏的心也跟着一顿一顿地痛。

“环儿,”萧盏转过身,“我是不是该杀了那个人,让你来体会体会这阴阳相隔的心痛?!”

环儿一震,抬起头来,“不”字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咽下。冷风一吹,环儿似乎这会儿才回过神来,眼神坚定而迷幻,似乎含了某种憧憬,说:“请郡主惩罚环儿。环儿错了,但是环儿从不后悔爱三郎。”

不后悔?萧盏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倔强的女子碎尸万段。

她说她不悔,代价却是牺牲七个相依相伴的姐妹。

环儿对着萧盏恭敬地拜了一拜,瞬间站起飞身“碰”地撞在了润Chun的墓碑上,浓血飞洒,簌地流下,像是刹那间绽放的曼珠沙华。

萧盏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默默撤身回府。

碧喜原本恨极了环儿,想着怎么惩罚她,才能消去心头之恨,可是看着环儿这么突然死在面前,心里的恨突然漏光了。

回了府,应珊看萧盏心情不佳,却也硬着头皮报告说:“有个男人想硬闯进府里,被婢女们制住了。”

擅闯者被押解在定审园。

五官方正的年轻男子,被婢女们用铁链子反绞着手绑着。

年轻男子一见到萧盏,立刻激动地像上前,却被婢女们紧紧压住,头被摁在了地上,仍旧大声当喊道:“郡主,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引诱环儿的。”

这个人,就是让环儿死而不悔的三郎了?

萧盏没心思跟这么个人纠缠,浪费时间,恹恹地摆摆手:“带下去吧。”

意思就是暂不必杀,先带下去审问。

“郡主,你要杀要罚都没关系,不是环儿的错。你饶了环儿,求你。”年轻男子还不死心。

既然陈府的人能放任他跑到郡主府来,想来他也不知道什么。反正陈家的目的已经达到,这些棋子留下来也没意思。

“陈大人说只是想要知道郡主的行踪,府里的动向,不会伤害府里的人,环儿才答应的。其实都是我不好,我劝环儿答应的,我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环儿早就后悔了。所以她才没有逃走。”

“郡主,求你网开一面。放过环儿吧,你怎么罚我都无所谓。”

“……”

萧盏淡淡地说:“你不必再说了。环儿已自尽。”

年轻男子愣住,长大了嘴。就在婢女们防止他爆发而起做出什么事来时,年轻男子反而冷静下来,神色镇定地说:“既然环儿去了。我就要去陪她。人世间的罚,我没能替她承担,地狱的惩罚就让我一个人领受好了。”说完,头高高扬起,“砰”地一声用力砸在地上,头破血流身亡。

“环儿犯错太多,却识了一个对的人。”萧盏轻声说,微讽的语气,也不知道讽的是造化弄人,还是阴差阳错。

叠生

叠生

作者:公子窃玉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萧盏,卫带的小说是《叠生》,它的作者是公子窃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刚下马车,就看到婢女应珊匆匆迎上前,脸色凝重。

小说详情